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燭嬸】最適合你的戀人

※之前的現代學生pa的後續,修學旅行    

審神者視角【燭嬸】喜歡你

光忠視角【燭嬸】喜歡妳

※光忠的全名為長船光忠

※燭臺切光忠x我家不死審神者的現代paro 私設還是蠻多的。


※我還是覺得奈良的鹿蠻可怕的,各種方面,嗯


和光忠交往已經過了一個禮拜,開始交往的隔天兩個人就開始一起吃午餐,放學的時候也都是一起回家,

最開始周圍那仿佛要把自己刺穿的視線,讓Sterben感到渾身不自在。只是這一個禮拜在校內和光忠一起行動的時候都沐浴在這種目光下,說是習慣不如說是麻木。

“總覺得光忠很厲害呢,”

“嗯?怎麼突然這麼說?”

停下手中的筷子,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Sterben的光忠仿佛對那些視線一點感覺都沒有。

“一直被這麼熱情的視線注視著…”

“啊,啊啊…是這個啊。給Sterben帶來困擾了呢。”

“沒有的事,只是覺得很厲害而已。”

這個人一直都被這麼注視著,也難怪只能一直當著別人所期待著的他。

一直,一直,

不能做自己想做的自己,

只能不斷地不斷地當著別人心目中完美的自己。

“…很累吧?”

“什麼?”

“只能做著大家期待的自己,現在成為我的戀人…一定不是大家所期望的。”

在Sterben眼裡,

直到光忠成為自己的戀人之前,他都是大家心目中的光忠。不屬於特定的某個人,對任何人都溫柔體貼,大家的光忠。

明明和光忠成為戀人這件事…

應該是很多人所希望的。

但是自己…

自己還是……

“嗯——我不想再當大家所期望的長船光忠了。”

這話,讓Sterben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對方,那一臉的淡然也不知道是為何。

“我啊,接下來只想當Sterben的光忠。大家所期望的老實說我一點都不想管。這樣不可以嗎?”

為什麼不可以?

為什麼要問自己?

“沒有不可以…”

戀人露出的開心笑容,讓Sterben不想再去思考這個問題。

他想做什麼都應該遵照他的想法才是。

不如說真正的問題在自己的身上…

 

自己能不能成為別人心中認可的長船光忠的戀人……

 

“馬上就要到大家最期待的修學旅行了!”
台上的班主任已經盡可能讓自己的話變得簡短,畢竟他早就知道一旦說到了修學旅行這個話題,幾乎所有學生都會變得興奮,長篇大論不如還是不要說。
學生們迫不及待地等著接下來的展開,應該過接下來的這個展開會是最影響全部行程心情的。
“我們班就不搞抽籤這一套了,5個人一組就行了。找到同伴之後到我這邊來登記哦。那麼今天就到這裡,解散。”
“光忠!”
“長船同學!”
那大概是全班乃至全校的女孩子們都想要組成一組的對象了,老師都還沒有離開教室就有不少人都湊到了那一桌去。

就算光忠成為了Sterben的戀人,但是他還是有著大家的光忠這一面,他被其他同學圍著Sterben也沒有覺得什麼。

畢竟任何人都沒有理由能夠阻擋他人的交流。而且那可是大家心目中完美的光忠,修學旅行當中自然想要和他一起分組行動。

瞥了眼那立刻成為了風雨中心的人,Sterben沒有打算介入的意思,轉頭就和御手杵他們討論分組的事。

苦笑著的光忠面對那些學生也已經是很習慣,就連拒絕的回答他也是早就想好了。
“不好意思呢,我已經決定好要和Sterben他們一組了。”
不滿的聲音並不是沒有,

這個回答不知道讓多少女孩子的臉色變了,裝作沒有看到這些的Sterben並不是不知道她們對自己的不滿。

自己,並不是她們心目當中最適合當光忠戀人的人選。

她們心中能夠成為長船光忠戀人的,只有她們自己。
但是光忠和Sterben的戀人關係,這個班級的學生們在幾個禮拜之前就知道了,所以不滿歸不滿,也沒有人出聲說什麼。
至少現在沒有。

在本人面前發牢騷,可不是一件受歡迎的事。
“難得的修學旅行,好期待呢。”

“我們組本來就只有四個人加上長船也沒啥問題啦,”
“最大的問題大概會是我們的眼睛。”
咬著飲料吸管的御手杵和陸奧守光是想到了接下來幾天的修學旅行要面對的畫面,就已經對這對情侶感到了麻木。本來這兩個人自從交往之後都是到別的地方吃午餐的,可今天說是要討論修學旅行的行程,就五個人一起了。

幾張桌子排在一起五個人圍著桌子坐在一起,光忠自然是和Sterben坐在一排。親密地將自己做的料理放進Sterben的便當盒里,這怎麼看…

都是一個理想的體貼男友。
“每次都覺得真的很有趣呢,御手杵你們在擔心的事情。”
“還請長船大人高抬貴手。”

光忠說出要和Sterben一組的時候,就代表他也要和御手杵三人一組。不過自從他和Sterben交往之後,和三人之間的交流也多了不少。

填寫著分組表的Sterben就這麼把幾個人的名字都寫了上去,旁邊投向她的,那顯然帶著針對的視線她並沒有察覺到。旁邊那幾個高大的男孩子並不打算讓她暴露在這種視線當中,自然是用身體擋住了。

“最近真的是明顯感受到人類的險惡啊。”

“嗯?”

“沒事沒事,不過修學旅行那幾天都吃不到Sterben的便當…哈——”

本應該是件快樂的事,卻被御手杵這麼說就變成了一件傷感的事。可他話里並不是真的不滿,純粹友人之間的小抱怨,站在旁邊的光忠聽了這話反倒很開心,“這樣正好可以讓御手杵戒了呢~”

“戒什麼啊?”

“當然是戒Sterben的便當啦,要是修學旅行的時候戒掉了那麼以後Sterben的便當就都是我的了。”

將比自己嬌小的Sterben抱緊了懷裡,兩個人之間的身高差是剛剛好,就好像被收在了光忠懷裡的Sterben因害羞而稍微低下了腦袋。這抱著人的男孩根本就不在意旁人的眼光,就是有女學生目擊到了這親密的舉動發出了意義不明的慘叫也罷。

光忠這麼做是因為他想,現在的他是Sterben的戀人長船光忠,所以他這麼做並沒有什麼不可。

所以,Sterben並不介意光忠在人前和她有親密的互動。

“唔哇…你是獨佔慾這麼強的?”

“算是吧?”

 

京都美景不管看幾次都要讚歎一番,即便有些學生很早以前也來過了京都,但是還是折服在這美景……和奈良的鹿之中。

“真奇怪呢…鹿餅都已經餵完了怎麼還圍著呢。”

那並不是爭搶著鹿餅的鹿群,要形容的話就是找到了安定居所的鹿群,用腦袋頂了頂光忠的手后那人就溫柔地撫摸著。

就是有鹿沒有被光忠撫摸,只是坐在他旁邊的空位上,那鹿看起來也很開心。

“你難道是什麼森林的精靈嗎?”

“御手杵你看清楚了,那個男人已經是鹿餅一樣的存在了。”

明明手裡的鹿餅都已經餵完了,但是鹿群還是沒有從光忠身邊離開。而且每次輪到光忠喂的時候,鹿群從來沒有爭搶,就這麼讓光忠一隻一隻餵完。

可,那仿佛又是理所當然。

那是大家心目中的光忠,就是能夠讓鹿群乖乖待在自己身旁,也是必然的。

至於御手杵他們,才剛從一場戰爭當中脫身。才剛買了一份鹿餅,那些鹿就像是感應到了什麼似的一隻隻都朝著這裡來,鹿餅都還沒拆開就有鹿用腦袋頂撞御手杵和陸奧守的屁股,

“唔哇!?”

“別急啊!!”

鹿群根本是追著兩個大男生在搶食鹿餅,一旦他們手裡的鹿餅被吃完了鹿群便散去。

“也太現實了吧...”

“就連動物都這樣子...”

同樣是鹿,對待光忠的態度明顯和對御手杵他們的態度不同。就是站在旁邊沒有參與喂鹿這一活動的Sterben和蜂須賀都感受得到。

兩人之所以不想靠近鹿群,就是怕自己的頭髮也被當成了食物,被嚼進鹿的嘴裡。

“鹿也喂完了,我們趕緊去春日大社吧。”

總算是讓身旁的鹿群離開自己,走到了Sterben身旁的光忠歎著氣,一直被鹿群圍著他也不好靠近Sterben。

可是,走到一半他卻又突然有了動作。

“啊不行,”

突然伸出手擋下了追在兩人後面的小鹿,那正準備張嘴吃Sterben長髮的。

“想吃東西一會兒再買給你,但是Sterben的頭髮絕對不能吃。知道嗎?”

也不知道是不是鹿就真的聽懂了光忠的話,還是光忠拒絕鹿的意思太強烈,在這番話說完之後小鹿便迅速離去了。很自然地牽起了Sterben的手,笑得溫柔的人可一點都不在意自己剛才做了什麼神奇的事,

“這裡有些難走,我們牽著手走吧。”

“嗯...”

“我說啊...那個真的不是鹿餅嗎?”

“你見過鹿餅讓鹿不要吃自己的嗎?那是馴獸師了。”

走在後面的三個人嘀嘀咕咕著,他們真的是越來越習慣看到光忠做出一些超出認知的事,和鹿對話?那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啊。

“話說那些女生也很拼啊,”

“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跟著...”

“你們兩個要是有時間在意跟在屁股後面的那些,還不如好好走路不要踩到黃金。”

早就不想去管那些為了跟著光忠而走在後面的女學生們,頭也不回看也不看那些人的蜂須賀一邊小心著腳下的黃金,一邊跟著走在前面的兩人。

被提醒的那兩個,也就不再管後面的了。

“這人潮...現在又不是初詣啊,”

一路向上走好不容易走到了春日大社,卻沒有想到除了他們這些修學旅行的學生之外這兒還有不少前來參拜的人們。

“畢竟這裡算是觀光勝地,一年四季都會有過來這兒參拜的。”

可以看得到好幾所來這兒參觀的學生,也一樣能看到千里而來參拜的外國遊客。五個人在這之中並不會特別突兀,不如說沒有人在意幾個人的存在。

“我們要進去參拜一圈嗎?”

“嗯——雖然難得來了但是進去參拜一下可能半天就沒了。”

正如光忠所說,在他們前面參拜的人實在是太多了,要是真的進去的話出來可能都要超過下午的集合時間了。

“嗯——...”

“在這邊買一下御守之後去東大寺,可以嗎?”

Sterben的提議不算差,東大寺距離春日大社的距離不算是太遠,他們只要下去再走一段路就到了,“好哦,”

最先答應Sterben的光忠牽著人的手就這麼準備前往販賣御守的地方,

“這邊的御守也很漂亮,能夠當做特產呢。”

販賣御守的地方依舊人數不少,在輪到他們之前就只能先看著上面擺出來的御守樣式和效果介紹,好不容易前面的人買完了御守,最先下手的是看了一眼就決定好要買什麼的光忠,“不好意思這個戀愛守麻煩給我兩個。”

這買的東西,倒是讓幾個人有些吃驚。

“你居然?”

“別誤會哦,我和Sterben的戀愛就算沒有神明的加持也不會有問題的。”

很快就打住了御手杵的疑惑,取回了自己買好的御守光忠也不太在意對方的疑惑,牽著Sterben的手只是稍稍用力了些,“就算神明阻擋也沒有辦法拆散我和Sterben的。”

“......”

“......”

“...雖然很讓人感動啦但是你在神社說這話真的好嗎?”

“哈哈哈。”

他的言行,舉止,

依舊是大家心目中那個理想的男孩子。

而自己,卻只能沉默著,沉默著,無法成為別人心目中適合他的戀人。

兩三個女孩子共享一間大房間,換上酒店準備的浴衣正準備去享受公共溫泉。就是在房間裡似乎都能夠聞到讓人放鬆的硫磺味。

“我們先去泡溫泉啦~”

同房的女孩子打完招呼之後就先離開了房間,距離晚餐還有一段時間但是又不想現在去泡溫泉的Sterben懶散地躺在床上,今天走路的距離比想象當中得還要多。

在奈良這兒晃那兒逛,後來還餵了一次鹿依舊是看著御手杵和陸奧守被鹿群追趕,光忠則是在旁邊當馴獸師。

那已經是魔法了吧。

每當回想起自家男朋友被鹿群包圍著的畫面Sterben都要這麼想。

不過就算光忠會使用魔法也不奇怪...

畢竟那是光忠。

就是在外面,別的地方,光忠似乎還是大家的光忠。

會被鹿群溫柔對待,會說出讓人感到很害羞的告白台詞,一路上都牽著自己的手,雖然前面一個似乎和戀人沒有什麼關係,卻也讓Sterben感覺很棒。

光忠真的是大家理想中的戀人吧。

嗡嗡嗡...

嗡嗡嗡.......

“喂?”

“在休息嗎?還是準備去泡溫泉?”

戀人溫柔的聲音讓疲勞一下子都散去,那人話語里總讓人覺得帶著一份寵溺,就連Sterben聽著都不禁露出一抹微笑。

“在休息,怎麼了嗎?”

“想說要不要在晚餐時間之前一起到附近散步,就我們兩個。”

這個邀請充滿了誘惑,只有自己和光忠兩個人在附近散步,Sterben沒有多想便答應了。

“那我在樓下的大廳等你。”

和喜歡的人夜間漫步,大概是身為高中生的他們目前能做的最浪漫的事情了。

明明到剛剛為止都一直在一起行動,可是現在兩個人獨處還是給人一些新鮮感。晚上的京都很安靜,這附近街上已經沒有什麼人,有的也就只有和他們一樣正在散步的情侶們。

“這還是第一次呢,和Sterben這麼晚了還在外面。”

“說起來…是這樣呢。”

“這樣子就真的得感謝一下修學旅行了呢。本來還不是那麼期待的。”

為什麼會不期待呢?

按理來說,應該都很期待修學旅行的。

露出了些許疲憊的臉色,歎了口氣的光忠停下了腳步,“雖然不想當大家的光忠,但是還是會下意識地做出大家期待的舉動…”

他還是在努力地當著大家的光忠,

就算他不想,但是他卻也還在當。

“所以一開始想到連續好幾天都得一起行動就…但是每天都能夠和Sterben在一起這些都不算什麼。”

踮起腳伸手抱住了光忠,就算Sterben在女孩子當中算是比較高的,但是要抱住光忠她還是踮腳。

“辛苦你了,”

“沒有啊…也已經很習慣了。”

猶豫了一下之後回抱住Sterben,這臂彎一直讓自己感到安心,又更加抱緊光忠的Sterben淡淡地說道,“在我面前就算不帥氣也沒關係的,”

“嗯…”

“明天和御手杵他們說一聲吧,”

“什麼?”

“到了映畫村之後就我們兩個一起,等集合時間到了在和他們匯合。”

 

我或許沒有辦法當別人眼中最適合你的戀人,

但是我想要當的是,能夠讓你感到放鬆的戀人。

所以,在我面前,就不用勉強當大家心目中的長船光忠了。

热度(15)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