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燭嬸】沉溺於甜蜜之中的我02

※其實我沒想到我會寫2【你

※因為想寫轉世所以就讓光忠他們和精神體轉世了。精神體怎麼轉世的就不用在意了。

※蛋糕店店長X女子高中生

※大量路人出沒,依舊有Olivine的出場

※前篇地址《沉迷於甜蜜之中的我

※大概會有手癌錯字吧啊哈哈哈哈哈


長谷部國重這輩子沒有想到的,恐怕就是被自己人暴露了。

如果不是Olivine多嘴把自己是CHIN的班主任這件事說溜嘴,自己現在應該是在家裡為下個禮拜的試卷做準備而不是在居酒屋聽這一生剛見面就拽著自己的,前世同伴——燭臺切光忠,這一世叫長船光忠的抱怨。

“長谷部真的好過分…既然和CHIN一間學校為什麼都不跟我說,居然還要Olivine說漏嘴我才知道…”

啊,要開始了…

這個抱怨一旦開始了一時半就停不下來,以前就常常抱怨找不到CHIN,每一次的轉世長谷部大部分的回憶都是光忠的抱怨。這一次找到了卻又要開始抱怨別的了。

總覺得胃開始痛了…

“你一直都在抱怨所以我才不想要跟你見面啊…”

“哎…那來說CHIN吧!”

不…

還是算了,

是想說不因為這樣子內容會讓自己更加得胃痛,並非是說CHIN讓長谷部感到胃痛而是,這個話題一旦讓光忠說,會比抱怨更加麻煩。

只是長谷部已經錯過了阻止的時機。

開始炫耀自己的戀人是多麼得漂亮,多麼得可愛,多麼得迷人…幾乎所有褒義詞都用上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光忠知道了這麼多詞彙,

或許他下次可以當國文老師了。

說起來之前他做了什麼?

上次是空少,在上次是程序設計,在上次是…

記不得了,但是光忠嘗試了很多職業,最終這次還是選擇了蛋糕師,那和他第一次轉世時選擇的工作一樣。

和第一次轉世的時候一樣這個人現在的情緒很是高漲,不,應該比之前還要高漲。

“CHIN好像越來越喜歡吃甜食了,”

“主上她不是從以前就喜歡吃甜食了。”

“嗯,是比以前還要喜歡吃。是因為學生的關係看書需要補充甜份嗎?”

應該不是那樣,

拿起酒杯輕抿一口,回想起在學校所見到的CHIN,和光忠所提到的CHIN,可以說是判若兩人。

她不會在校內吃甜食,

也不會像光忠描述的那樣常常露出笑容。

課業雖然不錯但是…也只是不錯而已,長谷部沒有瞧見過CHIN教導別人,互相學習什麼的也從未在她和她周圍身上的人出現過。

CHIN在學校就仿佛是另一個人。

要是說出來的話,眼前的這傢伙肯定會大吃一驚。

光忠所描述的,是不管在本丸還是在現在都只屬於他一個人的CHIN。

他大概沒有這個意識吧,

不過也正因為這一次見到了CHIN,光忠才能夠恢復精神。

還有些得意忘形了。

不過還是別說了,長谷部不想再給自己添加更多的麻煩事。

“不過那位哥哥…”

總算是停止了關於CHIN的話題,然而提到的那位長谷部光是想一下就覺得胃不太舒服。

“那位啊…”

哈啊…

 

或許,他們這一次最大的敵人不是歷史遡行軍,不是檢非遺使,

而是他們主人的兄長——Jade。

 

“那位啊就是現在世間所說的妹控,還是重度妹控。你好自為之吧。”

看著光忠的臉一下子變紫一下子變青,難得看到這帥哥也會有這麼不帥氣的表情,先前聽著那抱怨炫耀積的一肚子火也稍稍退去了。

“還真是沒想到啊…”

“不過…你應該不用擔心,”

這件事情,就是長谷部現在不說,之後光忠也會知道。

但是他也不是喜歡欺負同胞,看著他因為新出現的難題而煩惱著。就是能夠讓那得意炫耀的臭味稍微抑制住也罷,長谷部還是說了。

 

或許,就是為了見證光忠又一次見到CHIN,所以自己才一次一次地轉世吧。

不管哪一次都會作為他的友人站在旁邊給他適當的建議,

可是在他因為見不到人而沮喪時自己卻沒有辦法好好安慰對方。只能說“或許下一次就…”

這一次,沒有成為或許真是太好了。

 

相州廣光在想,自己大概是第一次看到Olivine的臉色能夠慘白成這樣,在他還是付喪神的時候,Olivine還是審神者的那時候,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都沒有見過他這麼糟糕的神情。

就連知道CHIN再也無法當審神者的時候也是。那時候Olivine只是笑了一下說道“這次是真的永別了呢,CHIN。”

能夠讓Olivine露出這般神色的,是一個怎麼看都很普通,但是實際上就連廣光都認識的一名歌手。面露和悅可眼神卻透露著不滿,死死地瞪著Olivine仿佛對方有一個動作就會用視線射穿他。

“哈啊...你突然把我叫出來到底是想做什麼?”

“我想來看CHIN戀人開的店的,”

這人的事,從那次光忠從CHIN的家裡回來之後就略有耳聞。聽聞是個相當可怕的妹控,還以為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現在怎麼看,都並不是那種人。

說是CHIN的哥哥,但是似乎和CHIN相像的地方並不多。清秀的五官,和CHIN一樣的黑髮,只是這人是短髮。細細品嘗著店裡端給他的咖啡,配著店裡的輕音樂坐在店裡,不得不說,這人很適合這樣子的景色。

難怪他的照片經常都是這樣子的風格。

“我確實很討厭任何一個人和CHIN交往,但是具體的事情我已經從國重那兒聽說了。”

國重,是轉世之後長谷部所用的名字。

看來Jade還是有定期和長谷部在聯絡,不為別的只為了了解自己的妹妹在校情況如何。

“那個男人,是CHIN之前在那個什麼本丸的時候,遇到的吧。”

“你...相信前世轉世這一套說法?”

挑眉,有些難以置信地盯著Jade的Olivine的確沒想到這人會這麼說,就連旁邊的廣光都有一些懷疑,一般人可不是那麼輕易就會相信他們的前世轉世。以前曾經失誤提起,自然是被別人當成了瘋子。

所以他們幾乎不提起,只有在知道這事的友人面前才偶爾提到。

“CHIN說的我都相信,而且…”

這也能解釋為什麼自己經常夢見一些沒有發生過,卻讓人感到熟悉和悲傷的事情。

Jade談到這事的時候,放下了咖啡杯,先是看了廣光而後視線回到了Olivine身上。

Jade的眼中已經沒有了最開始的那份不滿,“一直覺得很熟悉,但是夢裡的CHIN從來不會笑。可是我不能否認夢裡的CHIN就不是CHIN,”

因為那的確是CHIN,

我知道的。

“我接下來還有工作先走了,下一次我想直接見那個人。”

說到這兒,Olivine又是一聲長長的歎息,就是刻意歎氣成長而沉重的感覺,讓廣光有些愣住,“你啊,要約人就直接說,這麼大費周章叫我出來…”

“哈哈哈,就麻煩你了。咖啡很好喝哦。”

揮揮手就這麼離去,算是鬆了一口氣的Olivine瞬間癱坐在椅子上,“俱利伽羅,麻煩給我卡布奇諾。”

“……沒想到你也有這麼一天啊。”

“啰嗦。”

 

光忠一次又一次地一個人走完了全程,

這一次找到了,真是太好了。

 

放學後來到光忠經營的蛋糕店,兩個人坐在最角落也是最不容易受人打擾的位置,享受著兩人的時光。

只不過,最近快要迎來升學考試的CHIN依舊是不提學業方面的事,想要從旁指導她學習的光忠看著戀人這份淡然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快要升學考試了,不緊張嗎?”

“還行,也不是那麼困難。”

“CHIN要考的學校判定是A的確...”

對她而言也不是那麼難。

只是作為年長者指導還是學生的戀人學習,怎麼說呢,就像是一種這個時候特有的浪漫吧。

也不知道是看出了光忠的心思,還是就這麼隨口一說,只是這單單一句話就讓光忠覺得自己的心甜到快化了。

比自己以往做的任何一個蛋糕都還要甜。

“和你在一起的時間用來唸書太浪費了,”

“啊——真的不能和我一起住嗎?只有放學和週末才能見到CHIN我覺得我快要死掉了。”

趴在桌上毫不介意他人的眼光,不如說也沒有人會注意到他們這個角落,現在店裡的其他客人都由廣光和鶴丸在應付著。

可以聽到坐在對面位置戀人的輕笑,然後是她身手摸了摸光忠的腦袋,

啊啊,

為什麼會這麼溫柔呢。

和前世完全一樣,她的這份溫柔。

“那樣,就得先過哥哥那一關呢。”

“那根本比一騎討還要難啊...”

到現在都覺得CHIN的哥哥Jade是堪比歷史遡行軍的存在,但是又不會因為他而討厭他,不管怎麼說那都是自己尊敬的歌手,還是CHIN的哥哥。

“但是,我不討厭Jade,所以CHIN不用擔心。”

所以,你也不用擔心,

我是不會做什麼的。

“而且現在已經不是付喪神了,雖然會劍道可也不能做什麼哦。法律很嚴苛呢。”

“是呢,真懷念以前能夠飄在空中的時候呢。”

“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哦。”

 

和喜歡的人相處在一起,心裡就甜甜的。

比吃了美味的蛋糕還要甜。

只要心中滿溢著這份甜蜜,接下來幾天都會是好心情。

 

想要和她住在一起,雖然現在自己住的公寓也挺不錯但是還是想要換一張更大的床,而且得離CHIN準備上的大學近一點比較好。

房間的佈局也要好好考慮了,之前送給CHIN的那些娃娃可以的話也想全部帶過來。

嗯——…不如開始準備在客廳和別的房間都放新的玩偶好了,

冰箱也想要買一個大一點的,有時候週末想休息的話前幾天就買多一點食材放裡面,兩個人悠閒度過。還可以在家裡嘗試不少新的蛋糕讓CHIN嘗嘗。

 

只是光想著兩個人的未來,在這時代而言可能是在平凡不過,隨處可見的未來,卻也讓光忠覺得快要甜得化開了。

可是只是想著已經不能夠滿足光忠了,他想要實現這個想法,不只是只能夠幻想著和CHIN的同居,要是可以的話,他想要早一點…

 

在前世的時候,在光忠還是刀劍男士的時候,在CHIN還是他們的代理審神者的時候,他們兩個能夠待在一起的時間實在是太有限。

每一天每一天,都在擔心著CHIN的精神體什麼時候無法待在本丸。

每一天每一天,都在害怕著離別的到來。

當CHIN的精神體無法長時間固定在容器上的時候,

離別來到他們的身邊了。

沒有任何辦法能夠讓CHIN留下,即便她也有這個想法最終卻還是被那個世界帶走了…

那之後….

沒有她的任何消息,那個世界拒絕著他們的侵入。也拒絕透露任何關於CHIN的消息,不管怎麼詢問政府的人,都只能得到他們無奈的搖頭。

好想她,好想她,好想她。

想要見到她,卻見不到。

真的分開之後就連走進她曾經用過的職務室,寢室,都只會讓自己更痛苦。太過於思念一個人以至於自己不像是付喪神,早應該習慣了和人類的分別可是…

 

在這個有限的人生當中,能夠這麼早就見到CHIN,能夠這麼早就和她成為戀人,光忠不想放棄之後任何一分一秒和她相處的時間。

 

“哦,光忠小子今天特別有精神呢。”

“嗯,因為今天可是家長座談會呢。”

笑著這麼說道的光忠打了個招呼之後就走進了廚房開始今天的準備,望著這樣子的光忠,鶴丸也多少放心了些。

這一次要是再沒有找到CHIN到底光忠這個人會怎麼樣,他們都擔心著。可能會絕望吧,不管怎麼找都沒有辦法找到,說不定CHIN沒有轉世,還在那個世界。

雖說…CHIN轉世了意味著另一個問題。

但是在這個和以前相比而言有些過分幸福的時刻,誰也不想要提到這個問題。

很快就到了會面的時間,戴著墨鏡的Jade和跟在他身邊的CHIN,看到這個畫面的時候鶴丸突然就有些感歎了。

這一對真的是兄妹呢。

雖然並不是那麼相似,但是的的確確是兄妹。

今天因為這事一整天都不開業,早上為了準備,下午則是接待。為了讓Jade對自己滿意,光忠也是很努力了。“歡迎,”

“其實沒有必要為了這件事今天歇業的。”

“嗯,但是我想歇業對Jade先生會比較好。”加了敬語,雖有些疏遠可也並非件壞事。在對方認可自己之前光忠採取了這樣子的叫法。聞言的Jade也只是笑了一下摘下了墨鏡,“那我就不客氣了,”

“我和伽羅小子就先回去啦,店長。”

“今天真的麻煩你們了,謝謝。”

 

即便是命運在眼前阻擋,想必這一次是說什麼也都不會鬆手了。

 

“大部分的事情我已經從國重和Olivine那邊聽說了,你們兩個前世的時候在本丸相遇,之後轉世了。”

Jade接受了他們是轉世的這一說法,他沒有表現出質疑也沒有表現出排斥,他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

屬於曾經的光忠和CHIN的事實。

“是的,所以能夠找到CHIN我真的很幸運。”

要是CHIN不是坐在Jade的旁邊的話,光忠就把手覆在她的手上了。只能這麼注視著CHIN他多少有些不滿,

“好了打住,你這麼看著CHIN我都要毛了。”

“啊,嗯…抱歉,”

這一聲抱歉,馬上就讓Jade歎了一口氣。“我也沒有要上演什麼八點檔晨間劇阻攔你和CHIN,既然你喜歡她,重視她那就可以了。”

“……”

“只要你發誓你這輩子都會好好對她…”

“哥哥,等一下,”

Jade的話,被CHIN打斷了。

她直直地看著光忠,將手伸了出去,握住了他的手。“我讓光忠等了很久,所以接下來這些話不應該對他說,”

“這可不行哦,”

笑著拒絕的光忠,並不是這個意思。

“有些不好意思,但是這段話就麻煩Jade先生對我們兩個說吧?”

只對一個人說,都是對另一個人的不尊重。

哈啊啊————————,歎了長氣的Jade嘀咕抱怨著我可不是來做這事的啊,卻也還是開口道,

“長船光忠,你願意至死為止都愛CHIN,尊敬她,保護她嗎?”

“我願意。”

“CHIN·Alfred,你願意至死為止都愛長船光忠,尊敬他,保護他嗎?”

“我願意。”

“啊,好了好了,我又不是真的來當神父的。不是要來談同居的事情而已嗎?”

“嗯——就那個氣氛下就很想要聽Jade先生那麼說一下?”

“等到時候真的讓哥哥來當神父吧。”

“等等?!”

 

我喜歡你,

喜歡你,

喜歡著你,

一直喜歡著你。

只要有這句話,便覺得心裡裝滿了幸福。

“光忠,我喜歡你。”

或許正是當時的那句話,所以才讓自己能夠堅持到現在吧。

不管怎麼尋找都找不到,一邊想著是不是還在那個世界待著的CHIN,一邊卻又期待著和她的相會。

 

“聽好了啊?雖然我同意了但是CHIN還是未成年所以在她成年之前我是不會同意同居的!”

“咦——?都說好誓言了也不行?”

“不行!!”

就這樣子坐在店裡閒談著,嘗著光忠為了今天準備了一上午的蛋糕,Jade還吐槽了一下店裡放著自己的音樂還覺得蠻彆扭的。

“那我們先回去了,我先送CHIN回家。”

“Jade之後還有工作嗎?”

先生這個稱謂因為太有膈應的感覺所以Jade讓光忠不要加上了。

“嗯,有一個拍攝的工作。”

“那CHIN由我來送…”

“這可不行!雖然好不容易重逢相會但是我可不會隨隨便便把自己的妹妹送到狼嘴下!”

哈哈哈,這話,光忠只能苦笑了。

果然這個妹控還是個妹控,不可能這麼快就做出最大的讓步。不,不如說已經做出了很多讓步了。

這個人,相信他們的轉世。

或許他也在隱隱約約之中記得前世的CHIN。

或許…

收拾收拾也差不多可以關門了,稍微為明天做了些准备便鎖上了門。腳步都變得輕快了不少,是因為Jade談過之後很多事情都解決了嗎?

還是因為終於能和CHIN定下來了?

能夠在一次找到CHIN真的是太好了,

“光忠~”

有誰,突然闖入了這份經由CHIN和光忠創造出的甜蜜當中。

而且,相當刺耳。

“你…”

從後面拉住了光忠的手,甚是親密地挽住,那故作甜美的聲音卻讓光忠感到了煩心。“我又來了~”

“為什麼?已經知道我有女朋友了不是嗎?”

“但是那個孩子還是未成年吧,但是大人可是有一定的生理需求,所以~”

所以~

光忠需要發洩的時候來找我,這樣不好嗎?

這個女人到底在說什麼,光忠花了三秒的時間才反應過來。而後是收回了自己的手,推開了對方,也不管自己的這個舉動是否有些顯得粗魯。

“抱歉,不對不應該說抱歉的。”

“光忠?”

“也不要那麼親密地叫我。”

大概,是這麼多次以來第一次這麼露骨的拒絕。

“但是…”

“轉世以來你一直保持著你的特色的確是件好事,但是還是適可而止我覺得會比較好。我已經找到CHIN了,這輩子也好,就是再度轉世我也只會和她在一起,所以,”

“你也要趕快找到能讓你幸福的人。”

自己在對這個人說什麼呢,

就是在作為刀劍男士的時候也從來沒有這麼對這個人說過話。

是因為那個時候是刀劍男士嗎…

還是說…

“如果我說,只喜歡光忠一個人呢?”

“那…對不起,我只喜歡CHIN,以前也是,現在也是,之後也是。我…”

一直,一直,在尋找著她。

自從她那一天被那個世界拽了回去之後,仿佛沒有任何預兆,卻一直都有東西在提醒著光忠。

一直,一直,在尋找著這個能夠填充自己內心的甜蜜。

所以,找到了之後就不再願意放手了。

或許會傷到別的喜歡的人,

但是…

“對不起。”

“…嗯。”

 

突然變得很想要見她,

明明才剛分開沒多久。

就是想要見到她。

‘光忠?’

“到家了嗎?”

‘嗯……哥哥已經去工作了,你要來家裡嗎?’

“已經…被聽出來了嗎?”

怎麼這麼快就被發現了呢,是自己太好發現還是她太了解自己了。

‘我在門口等你。’

好像要見到你,

想要立刻見到你。

一下子有好多好多話要跟你說,

在看到那站在門口等著自己的人的時候,啪地,內心又瞬間充滿了甜蜜。

“光忠,”

走過去一把抱住了戀人,將她整個人收在自己的懷裡,就只想要這樣子緊緊地抱住她。

“很痛哦光忠。”

“嗯,對不起,謝謝你。”

“嗯。”

“謝謝你轉世了,”

“嗯。”

“謝謝你還喜歡我,”

“嗯。怎麼又哭了呢,上一次看到你哭還是分開的時候呢。”

不想讓她看到自己這麼不帥氣的一面,可是又不想讓自己哭得太慘眼淚弄髒她的衣服。

像這樣子好不帥氣地哭著,是刀劍男士的時候。

即使找不到她,也沒有這樣子哭過。

“帥氣的臉都變得糟糕了呢,先進到裡面吧。”

“嗯…”

鬆開了抱住她的手,只是說著先進去的CHIN卻遲遲沒有動作,過了好一會兒,她才開口道,

“一直以來謝謝你,謝謝你一直在找我,謝謝你,到現在還喜歡我。”

 

啊啊,

真的只要一句話,

就能夠讓自己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

真的只要是她說的話,

就能夠讓自己立刻沉浸在這幸福的甜蜜之中。

热度(13)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