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刀劍亂舞企劃【Fate/Forest】 這是你點的野豬嗎?

刀劍亂舞企劃Fate/Forest

主線第一章。

燭臺切光忠+CHIN·Alfred

※CHIN的人設時間為成為精神體之前。

和《Unreal》以及《你所在的那個世界》沒有聯繫。

※私設較多

※有不少只有名字但是不會出場的原創人物出現

※野豬沒那麼好打,好孩子壞孩子都不要學

 

▲△▲△▲△▲△▲△▲△▲△▲△△▲△▲△▲△△▲▲△△▲△△△▲▲▲△△

 

只是想要稍微睡一會兒罷了,

所以別哭了,別喊了。

只是稍微睡一會兒而已。

醒來的時候一切都會結束,

會讓一切都結束的。

用我這雙手,所以…

Fix別再哭了。

 

睜開眼的時候所看到的是過分藍色的天空,風吹拂著樹葉發出沙沙聲響,眨了好幾次眼都沒有反應過來。不遠處傳來的鳥鳴和疑似猛獸的吼叫聲都讓CHIN感到有些頭疼。
在自己昏迷的這段時間又被這個世界拉進來了?
從地上爬起環顧四周,和離開之前又是完全不一樣的場景,自己是不是又被傳送到了什麼地方,CHIN不是很清楚。
手請放在側腹部上,那兒沒有槍傷也沒有疼痛,背後的翅膀也在,這兩點已經很明顯地證明一件事:自己又被拉進來了。

向前方抬起手卻沒有任何東西出現,按照自己的意識應該是會有黑色火焰出來圍繞在自己身邊的,以及…
拿在手裡的匕首和自己最後拿著的東西是一樣的,綁在手腕的髮圈也是自己在之前所使用的。可是自己無法將它們的形態進行改變,自己的能力...
因為中槍的關係而被限制住了嗎...
能夠想起來的,就只有為了保護Fix中槍倒地,身體漸漸變得冰冷,意識逐漸變得模糊,Fix在哭,在喊著什麼…

再度睜眼就是這兒...
一想到這事,CHIN就不由得歎了一口氣。

還真是在相當麻煩的時候被扯了進來。

能力被限制自己能夠活動到什麼時候也不知道,那一邊應該已經有人把自己送進醫院了否則自己也不會在這裡…

哈啊…
只是,再怎麼歎氣也沒有用CHIN心裡很清楚。按照上次失去意識之後被拽到這兒的經驗,只要找到其他人那自己就能夠回去。

問題只有這過分陌生的場景,別無其他。

和以往的地方風格相差甚大,一時之間都有些懷疑這兒不是那個世界了。不過說來也奇怪,從最開始的時候到最後離開的時候,都是西洋風格的建築風格,這過分的綠色便是顯得和之前的地方格格不入,可是有這麼一片綠色,為什麼至今都沒有發現…

“能順利找到就好了。”

 

翅膀還能夠拍動,雙腳既然還能夠走動,

那就沒有理由停留在這裡。

 

找到回去的路之後,和大家匯合,結束最後的使命。

將所有的一切都結束掉。

不管是這兒的,還是那裡的。

 

咔唦,

踏出一步四處張望又停了下來,先前聽到的猛獸的嘶吼還是能夠聽得到,只是從聲音的強弱來判斷還有很長一段距離的樣子。

正準備踏出第二步的時候,視線定在了某個地方,在這一片綠色之中那實在是相當顯眼的存在。對現在的CHIN而言也是相當貴重的物品了。

加快腳步走過去,越是靠近就越是確信自己沒有眼花看錯,在這個熱帶雨林之中有那麼一把相當顯眼的日本刀躺在地上。

為什麼會有刀在這兒,CHIN沒多想。

在手中只有匕首,無法使用能力的這個時候,這把刀就仿佛救命稻草一般出現在了CHIN的眼前。

能多一把武器是一把,伸手要去拿卻在指尖觸碰到刀鞘之時刀便開始發出強光,

要發生什麼了,

向後一跳飛到半空中首先拉開了距離,要不是親眼目睹到眼前所發生的事,她還真不敢相信一把刀會幻化成人型。

見過了形形色色的人,不論是突變成怪物的人類,還是從人類轉變成半魔的孽緣,亦或者是偽裝成大臣的大天使…但是那些都是本身擁有神明之物幻化為別的人型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這也太…

黑色的西裝配上武裝,右邊略長的頭髮遮住了他的右眼,金色的單眼稍微瞇了起來卻很快又瞪大了,對方明顯注意到了自己的存在。

“你…”

“你…….”

“原來是個人類嗎?”

“人類原來會在天上飛嗎?”

 

眼前的男子已經盯著自己看很長一段時間了,到底有什麼好看的CHIN還真不知道。在堆防打量自己的同時,CHIN也在觀察著對方。

這臉真的算得上是相當好看的了,琥珀色的金瞳眼裡充滿了好奇。緊抿著的雙唇似乎下一秒會吐露出魅惑人心的言語…稍微彎下腰和自己拉近了些距離,有些不適應地向後退。

沒有足夠的特征能夠幫助自己來了解這人的種族。看不出來是妖精還是魔族,就連對方是神還是人類也無從判斷,唯一能夠確定的只有這人不是獸人這一點。

如果只是單純的敵人那倒還是好辦,只要解決掉就好了。可是這人從出現到現在,對自己是沒有敵意的。

哈啊…

這聲歎氣,對方也不是沒有聽到。

“說起來我還沒有自我介紹呢,能夠斬斷青銅的燭臺,燭臺切光忠。雖然有些不太帥氣…但是是政宗公所自豪的刀呢。”

刀…

按了按太陽穴的CHIN又一次歎氣,這個好像不算是在種族之內,這是新增加的了嗎…

“是嘛,CHIN,我的名字。”

C,CHI,CHIN…

他反復地念了好幾次名字,從最開始的口生到已經可以準確無誤地念出這個名字並沒有花多少秒。

這個男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明明才剛見面幾分鐘卻已經笑著和自己談話,自稱是一把刀可是卻擁有人類的姿態…

很有可能是這個地方新增加的設定但是…

說實話在認為自己已經無法獲得新武器的時候,CHIN就不打算再深交下去了。

一不小心就忘了這邊的NPC的觸發條件千奇百怪,一旦觸發了就會一直跟著,至今為止的經驗讓CHIN這下好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要去哪裡?”

“離開這裡。”

“啊那我也一起!”

哈啊…

為什麼就真的跟了過來…

要是再帶一個NPC回去不知道遼他們會是什麼反應…

一想到吵吵鬧鬧的那兩個人,CHIN就覺得自己更頭痛了。

“我說,現在的人類都已經有翅膀了嗎?”

“……雖然是人類但是在這裡我是魔族。”

“魔族…活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見到,已經這麼厲害了啊。”

這個NPC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什麼都不知道?

好歹基本的設定都應該…

“你什麼都不知道嗎?”

“你是指什麼呢?”

…….

哈啊……

感覺溝通都是一件費勁的事了。

“你應該知道這裡…不,算了。”

多說什麼都是無用的,還是繼續向前走比較現實。即便這個NPC的話真的是超出想象得多…

“你知道這前面會有什麼嗎?唔哇…這裡的地有些難走啊,”

“等等!樹枝纏住衣服了!!”

哈啊………

按照這個速度,根本沒有辦法好好前進。抬頭看了眼太陽的位置又是一身歎氣,停下了前進的腳步向後面的人伸出了手,“手給我。”

“咦?這樣子嗎?”

在對方手放在自己的手上後,CHIN就握緊了。後背上的翅膀開始拍打,光忠看著CHIN的這個動作臉上的微笑稍微有些定住了,“那個不會是跟我想的一樣吧…”

“我要用飛的帶你走。”

“等等?!”

 

“根本回不去…”

“不要突然帶著我飛啊…當了這麼久的刀被人帶著飛還是第一次…”

看著光忠,CHIN又只能在心裡歎氣,這個NPC的行動實在是讓她感到匪夷所思,如果一個物品突然獲得人身那的確這個男人的行為可以得到解釋,但是這又顯得有些多餘,就算再怎麼追求真實…

“你太重了還晃來晃去很難好好飛。”

“等等?!確實我的體型是比較大但是也沒有到需要用重這個詞啊!再說了被帶著飛會晃來晃去的是很正常的吧!”

這人怎麼在這點的反駁上就是不肯退一步,光忠的身材不能說糟糕,那可是光是從外表上看都會讓人感到讚歎的好身材。

但是重,還是蠻重的。

只不過CHIN也沒有要和光忠繼續爭執的意思了,

太陽很快就要落下,而她開始苦惱的事也要發生了:從來沒有在這個地方過夜過,晚上會不會出現別的生物,是否會有別的危險,她都不知道。

在這個看起來只是一個普通的雨林的地方,要想要了解這兒夜晚的情況,就只有,

在這兒停留一晚…

“今天就到這裡了,”

“咦?”

抬起頭的光忠也沒有想到CHIN會說出這樣子的話吧,

“不知道這兒晚上會有什麼,得先生火才行。大部分動物還是畏火不會輕易靠近。收集一些樹幹樹枝你做得到吧?”

“當然,從剛才就一直很不帥氣給人的印象一定不太好。”

…哈啊。

這個人真的是莫名在意著所謂的形象。

立刻動身尋找能夠使用的樹枝樹幹,望著這麼老實就按照自己說的去做的光忠的背影,CHIN也沒有再傻站著不動。

她自己也得為了過夜而做準備,

這兒是雨林,最不缺的就是樹木。要找到適合自己使用的木頭,匕首還在身上真的是一件好事,用在削木頭上有點浪費但是總比沒有好。

不管在哪裡,晚上是需要火的。

“我覺得拿了不少過來…這樣子可以嗎?”

確實拿了不少,至少今天晚上是可以不用擔心了,讓光忠把這些樹枝樹幹放在地上取出一部分,“你把它們弄成比較細的形狀吧?”

“怎麼弄?”

“用你的刀。”

“咦?!等等?!用我的,本體?!我不要!!”

坐在地上削木頭的CHIN忍不住抬頭給光忠一個白眼,這個NPC的這種堅持讓她也很無奈。“是嘛。”

“我去附近的河那邊弄點水。”

這個行為,又讓CHIN有點好奇。

她沒有見過NPC需要飲水,也沒見過他們進食。

按照這個情況…

看起來今晚…不,接下來在找到Fix他們之前的幾天…

“今天的晚餐…是那個嗎?”

手指著的是離他們還有一段距離的野豬群,看來看去今天也只有那個能夠當晚餐了。對於植物類不是很熟悉,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CHIN沒有這一方面的知識。不過她倒是沒有那個必要進食,只是一想到旁邊的NPC需要,她還是選擇比較不麻煩的那一方。

歎了口氣站起身的CHIN看著自己手裡的匕首,要用匕首解決野豬怎麼想都有些不太現實,那麼能夠使用的武器就只有…

瞥了一眼掛在光忠腰上的那一把刀,

“燭臺切,”

“什麼?”

“借我你的刀一用。”

CHIN這次要做什麼,光忠也很清楚了。

“你可以嗎?要是不行的話我跟你一起去吧。”

“沒有那個必要,有你的刀的話一擊就能搞定了。”

“還真是有自信呢,拿去。”

交給自己的刀相當沉,說實話CHIN沒有想到光忠會真的將他的刀借給自己。可是既然對方都如此大方地借給自己了,

“看來得回應你的期待了。你就好好在旁邊看著吧。”

拍打著的翅膀帶著CHIN離開了地面,在野豬群上方徘徊了幾分鐘之後再一次提升了高度。

差不多到這兒就可以了…

幾乎看不到野豬的身影,卻又勉強能夠看得到。在這個地方不會驚擾到野豬群,會省下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刀尖朝下對著正下方的野豬,人筆直朝下方俯衝下去,自高空而下,直接用燭臺切從上往下貫穿了野豬的咽喉,順勢一屁股騎在野豬背上就等著這猛獸倒下。

只是,事情的發展沒有CHIN想得那麼順利。

 本來預料之中應該倒地的野豬突然狂躁了起來,向前沖向前撞就是要把身上的CHIN甩下來。要不是緊抓著插著它的那把刀,CHIN早就被甩出去了。

“唔。”

“CHIN!!”

“不准過來。”

那個現在手上沒有任何武器的人要是過來的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那麼接下來該怎麼做?

在這野豬倒下之前應該還要做點什麼否則……

哈啊……

雙手用力,背後的翅膀再度張開,

既然猛獸要向前衝撞那麼她就往後砍,雖然有些費力但也沒有多費什麼功夫。

被貫穿了咽喉還被從咽喉處硬扯出一條長長的刀傷,這野豬也是沒過多久就斷了氣。

 

“哈啊…燭臺切過來幫忙。”

“嗯——…到底該說你什麼好呢,的確從高中下來是很帥氣的一擊但是…”

抽出了光忠的本體,一甩甩掉粘在上面的血,唔哇,眼前的這個男人確實發出了這一聲意義不明的慘叫。

“確實是實戰向的我…不過被拿來殺豬還是第一次…嗯——有點微妙啊…”

“別在那邊微妙了,過來幫我把這個搬過去。”

“是,是。”

 

“你不吃嗎?”

“需要吃東西的只有NPC吧?”

光忠的問題,讓正在給火堆添木頭的CHIN又一次歎氣,在自己狩獵野豬的時候這個人用匕首處理了一些木頭,在對方用自己的本體切開野豬的時候,CHIN自己也又弄了一點。

雖然光忠很是不情願用本體料理野豬,可CHIN手中的匕首並不是很適合切割野豬。

“就算如此我也不適合啊!”

“那你餓死吧。”

“為什麼不拿你的那把切啊?”

“你又不肯拿你來削木頭。”

“唔…”

可以說是毫無意義的一場爭論,迫於現實的無奈光忠只能拿著自己的本體切肉,這頭野豬也是夠大,根據天氣情況雖然無法存放太久但是也能夠應付一下這兩天的三餐。

“我不是很理解什麼是NPC,但是既然是人類的話就一定會肚子餓的。來,”

遞給自己的是已經烤好的野豬肉,光忠這個男人到底在想什麼,CHIN不是很能夠理解。結果了野豬烤肉,CHIN又一次歎氣。

“為什麼要做這麼麻煩的事?”

“麻煩…嗎?擁有人的身體那就需要進食和飲水,否則就無法活下去。應該和麻煩不麻煩沒有什麼關係才對。”

“但是你是NPC吧,而我只是…不,什麼事也沒有。”

和NPC解釋什麼,根本只是白費力氣。

他不會懂的。

烤肉的味道的確讓人感到有些嘴饞,在這之前是CHIN想都不會想的事。就算是VG也好,食物的味道如此還原…

“有點簡單但是之後會做出更豐盛的料理的,我開動了~”

“在這個地方做出豐盛的料理什麼的…我開動了。”

一口咬下野豬烤肉,眉頭皺在一起,有種難以形容的味道在最終散開,的確是肉,但是是相當難吃的肉,嚼感是連CHIN都會嫌棄的那種,

“好難吃…”

這是兩個人第一次如此一致,相視一看之後最先笑出聲的是光忠,

“笑什麼?”

“笑什麼,嗯——…我本身就是刀只是因為待在人的身邊所以才了解人類,可能會說的很失禮吧,我一開始覺得你一點也不像人類。”

“還真是失禮呢,我可是貨真價實的人類。”

噗,

又笑了一下的光忠咬了一口野豬烤肉,可味道實在是難吃到他那好看的臉都有些皺在一起了。

“說的是呢,在看到剛才你的反應之後我確信CHIN真的是個人類。人類不需要吃飯進水根本不可能,就算有翅膀也要吃的。”

“哈啊…你這個NPC的理論真的是很奇怪。”

“NPC嗎…不是很清楚這個是什麼意思,就姑且當做是吧。我是負責管理你三餐正常飲食和讓你不要莽撞的NPC,這樣子怎麼樣?”

“這是什麼…”

“如果放著CHIN一個人不管感覺一定會亂來,別看我這樣子我可是實戰向的刀,嗯,NPC。跟在身邊的話至少能夠保護你。”

話題怎麼突然變成了這個,

光忠這個男人到底打算做什麼,CHIN不是很清楚。只是這個人的這種讓人難以信服的理論卻讓CHIN放棄了爭辯,

“隨你吧,只是我要趕路所以肯定會帶著你飛的。”

“那還真是…有點困擾呢,被帥氣地帶著飛什麼的。”

“…在那之前,這個真的得吃掉嗎?”

“啊哈哈…一定得吃掉哦。”

热度(10)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