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燭嬸】滋滋滋

※因為意外或其他原因死亡的審神者被政府復活再利用的內容

※天狗本丸的光忠已暗墮,天狗被政府復活

※我覺得有點黑

※所有的鍋都是時之政府的


“我想要——妳”

滋滋滋...


“如果可以的話,————”

滋滋滋......


“——,明天————”

滋滋滋.........


身體機能檢測確認,

......

.........

............OK


意識甦醒確認,

......

.........

............OK


“您醒來啦,早上好,篠崎月小姐。”

“......這裡是?”

“您不記得了嗎?這也難怪,剛才我們受到了一點攻擊您在中途頭部受到了重創失去了意識,這裡是你的本丸,”

“本丸...?”

“是的,從今天起您就是這座本丸的主人,也就是審神者了。”


自己到底為什麼成為了審神者,

篠崎並不是很清楚。

只是有人類找上了門,希望自己成為審神者幫助他們,閒來無事,即便稍稍排斥人類卻也接受了這差事。

在那漫長的歲月當中,她習慣了獨自一人,而現在這座本丸帶給她除了熱鬧之外,還有著不少麻煩。

“你到底是多輕啊?”

“誰知道。”

俯下身子看著站在洞里的人,面上沒有任何表情的篠崎就這麼盯著對方。這人身上白色的衣物早已沾上了不少泥土,顯得髒兮兮的。可他完全不在意這件事,只是在下面不滿地跺腳。

“好玩嗎?”

“就結果來說並不,我想看的是你在洞里啊。”

洞里的人是一臉不滿,他所期望的可不是這個結果。只是這抱怨,篠崎也沒當一回事。

“要拉你上來嗎?”

“就讓他待在那裡反省吧,主人,大家已經做好出出陣準備了。”

走過來的,身穿西裝佩戴好了武裝的獨眼男性面帶笑容看著洞里的人,他稍微俯下身子讓洞里的人能夠清楚聽到自己的話,話語中帶著不少無奈,“這都第幾次了呢,鶴丸先生。”

“不知道沒算,大概第五次吧!”

“哈啊...真是,暫時待在裡面吧。”

“燭臺切走了,不是要出陣嗎?”

身後的翅膀拍打著讓自己稍稍離地面有些距離,手裡拿著她特有的武器錫杖,天狗已經做好了出陣準備。臨走前,也不忘再丟一句,

“回來就拉你上來,”

“你們兩個真的對我越來越狠了啊?!”


這個本丸的審神者才剛上任一個月而已,

但是莫名地對於這些刀劍男士的性格和喜好,有一點掌握。

講究帥氣的獨眼龍其實被看到不帥氣的一面也會害羞;

追求著刺激的白鶴,每次掉進洞里都不會吸取教訓;

那沒興趣和他人搞好關係的黑龍,實際上並不討厭其他人的存在。

百年來從未和他人接觸,卻能在短時間有如此了解,就連她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我買了——給你,看你在那邊一直——”

滋滋滋...


“好了,——弄好了哦,看。”

滋滋滋......


“我————”

滋滋滋.........


“身體檢查結束了,篠崎小姐。”

從冰冷的床上起身,直直地盯著面前的研究人員卻沒有一點反應,她的雙眼當中還沒有任何光出現,要過一會兒次啊。

每一次的檢查之後都會有那麼幾分鐘的放空,她覺得很不舒服。

“這個...真的有必要嗎?”

“嗯,是的。篠崎小姐身為天狗的妖氣和成為審神者之後的靈力似乎並不是那麼契合,為了避免靈力暴走所以我們希望你之後也定期來接受檢查。”

“......嗯,”

“妖怪的各位都需要進行這個檢查,所以篠崎小姐可以不用擔心。”

研究人員安撫她心情的話,篠崎並沒有聽進去多少。

不是很喜歡這個檢查,但是為了避免靈力暴走做出什麼糟糕舉動,還是得接受,

其他妖怪也是如此。

研究人員在紙上記錄著什麼之後,就先告辭了。

“這裡,讓人很不舒服呢。”

說話的,並不是篠崎。

距離她不遠的床上,那漂亮的尾巴正慢慢朝著她過來,只是,被她拒絕了。“別碰我。”

“哎呀哎呀,真是一隻怕生的天狗呢。妾身只不過是想打招呼罷了。”

輕笑著的九尾狐,話是這麼說卻也把自己的尾巴收了回去。她只要一有動作,綁在髪上的鈴鐺就會作響,叮鈴叮鈴地,篠崎並不討厭。

“每次來都能見到小天狗,妾身還想多認識呢。”

九尾狐笑著說道,她走下床朝著門口走去。

“沒興趣。”

“是嘛...嗯——,那麼就下次再聊吧,小天狗。有人在等妾身呢,”

叮鈴,叮鈴的鈴鐺響聲,

讓人感到懷念。


錫杖被對方的刀鞘擋下,

篠崎有那麼一秒愣住了。

這麼多次的戰鬥下來,被敵人擋下攻擊並非是頭一遭。只是對方並不急於將篠崎打落在地上,甚至連敵意都不如之前的敵人。

“——!”

仿佛在嘶吼著說著什麼的敵人,

讓她皺起了眉頭。

“抱歉,我們家的主人可不是你隨便能碰的!”

一刀介入了兩者之間,強行將敵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的燭臺切雖是笑著,可那琥珀色的單眼里可沒有笑意,“主人先退下吧。這個我來解決。”

“可是...”

“不行,快退下。其他人已經在趕過來了。”

燭臺切的聲音里,帶著不容篠崎拒絕的意思。

“......嗯。”

“————!!”

那敵人在自己離開之前嘶吼著什麼,

篠崎還是不知道。


“我說過不允許怠慢的吧,燭臺切。”

雙手抱胸的長谷部甚是不滿地瞪了眼坐在自己面前的人,對方才剛從戰場上回來就被叫來職務室聽訓話,臉上滿是無奈。

“我也沒想到對方會一下子就逃掉啊,長谷部在的話應該追得上吧。”

“所以我才說你怠慢!”

“是是是。”

“...抱歉燭臺切,”

道歉的天狗低著頭,如果不是自己遲疑的話說不定早就將敵人解決了,

也就不用讓燭臺切被訓話了。

“主人沒有做錯什麼哦,能跟我們一起出陣就已經很厲害了。”

“沒錯,主要是這傢伙太怠慢了!”

這兩個人又要吵起來的樣子,只是篠崎也沒有精力勸架,她只覺得有些累了,沒有理由的。

雙眼已經快要睜不開,在往旁邊倒下之前有人接住了她,“累了就休息吧,明天我們再去政府那邊檢查身體。”

“...嗯,”

“晚安,主人。”

“......”


“不要再————,——。”

滋滋滋...


“我很————,——不會——,——————”

滋滋滋......


“——,——。”

滋滋滋.........


“最近是不是有些勉強自己了呢,篠崎小姐。”

研究人員的話,多少帶著點指責。

天狗不以為然,只是移開了視線。這一次,那九尾狐並不在。

“那個呢?”

“嗯?”

“沒什麼。”

她撇過頭,不在看著那空蕩蕩的床位。

“你是說命小姐嗎?她今天在別的房間接受檢查,”

“別的?”

“是的,命小姐的妖氣比篠崎小姐的要強,為了不影響到你我們讓她在別的房間接受檢查了。”

是嘛,

總覺得,沒有那鈴聲多少有些不安。


敵人的刀這次不帶著任何的猶豫,可是刀中沒有殺氣讓篠崎還是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就是自己被對方打倒在地上,目睹著那刀刺進自己的胸口,她也還是覺得,

啊啊,什麼嘛。

“——,——。”

“...為什麼,要露出這麼難受的表情呢,”

她盡可能讓自己還能夠說出話,就是那聽上去有些沙啞,她也懶得多管。鬆開了錫杖的手輕撫上敵人的臉頰,

那不管遇到多少次都看上去一樣的敵人,瞬間變了樣貌。

哭泣著的獨眼男性,篠崎並不陌生。

他紅色的左眼,篠崎看著不知道為何覺得心痛。

“光,忠...”


“對不起,對不起...”

他哭著,不斷地道歉著。

明明之前這人說的話語,篠崎都聽不懂。

可這三個字,她卻聽得一清二楚。那煩人的雜音干擾,終於消失了。


為什麼我讓你露出這麼難受的表情。


“對不起...”

視線已經開始變得模糊,但是還有話要告訴對方。

她不知道為什麼會想說,對不起。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覺得自己的聲音開始帶著哽咽。

或許是因為意識出現模糊所產生的錯覺吧。

“我又,讓你一個人了...”


“——,——...”

滋滋滋...


“早上好,篠崎小姐。”

热度(19)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