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燭嬸】爸爸,我長大之後要當伽羅的新娘子

※燭嬸(燭臺切光忠x天狗篠崎月)+俱利x嬸嬸的孩子(大俱利伽羅x曉月)

※審神者已經結婚了,並且有三個孩子。

依舊有 @笑霜自若 家的審神者友情客串。鶴嬸要素存在。

※我就是突然腦洞大開,不考慮眾人結局的話還是很甜的【】

 

“爸爸,我長大之後要當伽羅的新娘子。”

 

好不容易把孩子們哄睡覺了,天狗看著一臉鬱悶的丈夫歎了口氣,“曉月到底對你說了什麼,怎麼情緒這麼低落。”

湊過去悄聲問道,得到的是丈夫的一個擁抱和帶著不符合他帥氣樣貌的撒嬌語氣,“她說長大之後要和小伽羅結婚…”

睜大了眼睛,一臉無法置信。

看到自己的妻子露出這樣子的表情,正要開口繼續說什麼,卻是聽到噗的一聲,平日沒什麼表情變化的天狗努力地忍著不讓自己笑太大聲,以免吵醒才剛睡下的孩子們。

“呃,月?”

“你這是在,嫉妒俱利伽羅嗎?”

“才,才不是!”

稍微使壞說得不是那麼好聽,立刻換得自家丈夫的慌張解釋,“是呢,你並不會嫉妒。這應該就是人類的….女兒要嫁出去的爸爸的…”

“曉月還沒有要嫁…唔。”

冰涼的手貼上光忠的唇,避免他過於大聲。

“噓——會吵醒他們的。”

“唔…對不起。”

“不過最近曉月確實…明天找若笑商量吧。”

 

不,或者說自從能夠認人之後他們的女兒曉月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跟在大俱利伽羅身後跑來著。

 

“伽羅,伽羅~”

小小的個子要追上前面對她而言高大過頭的男性可以說是很努力了,還不是很習慣穿著木屐每一步都走得很艱難,卻又為了追上人而努力,

咯噠咯噠,

“哇,”

對於孩子來說,踩著木屐還是太難了點。無法再保持平衡向前摔。

砰。

“你又跟著…”

“抓到伽羅了~”

小天狗根本不在意自己差點就要和地面親密接觸這事,緊抓著接住自己的人笑得可燦爛了。“今天也和我玩吧~”

“沒興趣搞好關係。”

“伽羅沒興趣也沒有關係~我擅自待在伽羅身邊而已~”

笑嘻嘻的小天狗根本不管那麼多,她好不容易抓到人了才不會那麼輕易就放手。歎了口氣的大俱利伽羅在內心感歎一下為何這一點和她的父母怎麼完全不一樣,也是認命了。

“想做什麼?”

“待在伽羅的身邊~”

“然後呢?”

“嗯——做什麼好呢?”

小傢伙根本沒有想那麼多,她不過是單純想找大俱利伽羅,除此之外要做什麼,要玩什麼,她都沒想。

只能先把人抱起來走向屋內,讓她待在室外還過於太早,“伽羅~我想聽伽羅念童話書~”

“是嘛,想聽什麼?”

要是鶴丸等人在的話一定會驚訝得說不出話吧,這向來不願與他人過多交流的刀劍男士會這麼快就答應,幫小天狗脫下她的木屐甚至臉上露出了溫柔。

“嗯——…嗯——…睡美人!”

“知道了,我去拿書。”

“嗯!”

 

“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餐用的客廳傳來了爆笑聲,枕著天狗大腿剛睡下的小天狗被這笑聲嚇醒彈了起來。

“麻麻…”

“沒事沒事,若笑你曉得太誇張了。”

拍著孩子的背沒過多久就讓他再度睡下,小聲地指責自己的友人,對方也是努力讓自己笑得不是那麼可怕,卻也憋得臉紅。

“抱歉抱歉,哈哈…沒想到伊達男也有這一天,哈哈。”

“笑得太誇張了啊清水小姐。”

“不,就沒想到光忠這麼快就要感受嫁女兒的心情,哈哈哈!!”

“曉月還沒有要嫁人!”

“是,是。你是對小俱利有什麼不滿嗎?”

這話,讓剛才激動的男性一下子安靜了不少,“沒有…但是,”

“只是不想讓曉月這麼早離開自己吧,”

摸著孩子的腦袋,如此說道的天狗其實早就明白自家丈夫在想什麼,看著對方沮喪的樣子她輕笑著抬手揉了揉對方腦袋,

“也不用那麼擔心,再過一段時間她就長大了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

“到時候真要嫁給小俱利,光忠你也只能認命了。啊,婚紗還是由我來挑吧~”

“嗯,到時候就麻煩若笑了。”

“連月也這樣子…”

審神者之間已經達成了共識,而光忠自己還沒有辦法完全接受。他比起其他人確實過於糾結了。

“爸爸!”

咚咚咚跑進來的是大兒子,他才剛跟兩個本丸的鶴丸在外面玩了個痛快,“啊!怎麼又弄得這麼臟!”

“今天我們挖洞了!”

“又?!不是說了不能做這種事嗎!”

看著一下子又忙了起來的光忠,篠崎也只是安靜地守在一旁。即便想要去幫他一把,可并不忍心吵醒枕著自己大腿睡午覺的小兒子。“光忠對不起,”

“沒事,讓明繼續睡吧。”

抱起大兒子先從客廳離去,在把更多地方弄髒之前光忠要先把他弄乾淨才行。“爸爸我跟你說,我們今天挖的洞超深的!”

“是嘛,那之後得讓鶴丸他們好好地把洞補起來才行呢~”

才剛坐下就聽到光忠那帶著笑的語氣,渾身抖一抖的兩個鶴丸知道這之後又要做體力活了。“真是成為了一個好爸爸啊,”

“對吧對吧?他已經開始在擔心曉月要嫁出去了。”

“哼哼,嫁給誰?”

“小俱利。”

對於這話,鶴丸到不是那麼吃驚。甚是淡然地拿起了茶杯抿了一口茶,“確實小姑娘和喜歡和伽羅小子在一起啊。”

“現在應該在哪個空房間一起玩吧。”

“還真是想去看看呢,不過算了。”

要是真的去的話,不知道當事人之一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萬一過於激動而嚇到曉月那反而就糟糕了。

“本身為人之武器,閱覽各式各樣的人類和主人,作為嫁刀嫁出去,而之後可能要看著自己的骨肉嫁人,還真是讓人驚奇的一生。”

鶴丸所述說的,他們都知道是誰的事。

視線停在孩子身上的篠崎沒有說話,而喝完了茶的鶴丸又站了起來,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在光忠小子回來之前趕緊把洞填了吧。”

 

砰,砰。

輕拍著小女孩的背讓她陷入更深的夢境之中,講完故事之後女孩已昏昏欲睡,稍微哄一下就往旁邊躺下睡著了。這天氣還不至於過冷可大俱利伽羅還是把自己的腰布解下,蓋在小天狗身上。

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女孩就愛跟在自己身後,

每天不厭其煩地跟著,就連自己都已經懶得趕人走了。在練度達到極限的現在,不常出陣的現在,讓自己無法好好享受平靜日子的罪魁禍首正在呼呼大睡。

“你…”

為什麼會想跟在我後面。

差不多該起身去準備晚餐了,在這人數眾多的本丸,沒有別的安排的刀劍男士都會去廚房幫忙。

只不過…

這小小的生命就是在睡夢之中也不打算放開他。

“伽羅…”

“…哼。”

 

“哈啊…”

“像小孩子一樣呢。”

手指滑過丈夫的頭髮,看著還在糾結的人天狗也不得不哭笑了。這人已經糾結著躺在自己的大腿上動都不想動,要是被孩子們看到自己的父親這麼不帥氣的一面,

“可是…”

“那些孩子會在我們身邊很長一段時間,就像我一樣。”

“月…”

“天狗的壽命是很長的,我會在你身邊很長很長一段時間。那些孩子也會,所以不用擔心。”

他們不會立刻從我們身邊離去。

彎下身子在光忠的額上親了一下,

“就覺得…一下子就長大了。”

“畢竟是天狗,成長速度要比人類快很多。不過放心吧,他們可是很黏你的。”

“是這樣嘛…明還很黏你,但是光已經和其他人玩的很熟了。”

他們還是嬰兒的事仿佛才是昨天,

可今天已經長大愛四處亂跑。

感覺再過幾天真的就要和孩子們分別。

“…你為此而感到痛苦嗎?”

為此而感到痛苦嗎?

並沒有。

天狗這麼一說終於讓糾結於此的人終於明白自己為何糾結的原因。

他並沒有因此而感到痛苦,

也沒有因此而感到不滿。

只是因為自己在這兒待的時間久了,獲得了本來自己不會有的東西,而產生了更加近似人類的情感和想法。

“…沒有呢,應該要說很幸福吧。”

聽到他這麼說的天狗,終於是露出了笑容。

 

只不過…

 

“爸爸!我今天想和伽羅睡~!”

 

光忠要接受女兒越來越喜歡自己的同胞這事,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热度(17)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