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刀劍亂舞企劃【Fate/Forest】烤香蕉吃不吃

※刀劍亂舞企劃野外求生Fate/Forest

※私設較多

※有不少只有名字但是不會出場的原創人物出現

 

我馬上就會回去的,

“…IN,”

所以,不要再哭了。

“CHIN!!”

 

也不要那麼大聲地叫我。

 

“吵死了……”

吃力地睜開眼看到的依舊是藍得讓人不知道該說說什麼的天空,在這個地方睡覺還是第一次,總感覺有些奇怪的感覺。

這種睡得不是那麼踏實,下面什麼東西都沒有的感覺…

還有感覺距離樹木也未免太近了。

想要起身,可是這浮空感讓CHIN有一點摸不著頭緒。該怎麼起來,這是一個問題。

不?也不能說是個問題。

只要找到方法就好了。

往旁邊一瞥就看到了有些慌張的光忠,這時候才反應過來自己睡醒的地方有些不太對。

“你啊,到底是什麼…為什麼睡覺還能飄走…”

“誰知道。”

“有翅膀但是沒有尾巴,要是有尾巴就好了。”

“你想做什麼。”

“…沒什麼。”

CHIN自己也想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飄著睡。

在這個地方還能夠飄著睡,自己又不是幽靈什麼的……

而且這個男人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就是有尾巴了又怎麼了?

難不成還要抓著自己的尾巴不讓自己動嗎。

哈啊…

“早安,CHIN。”

“…早安。”

 

醒來還在這兒,

不是在最後離開的那個三兄妹試煉之地,也不是在現實。

現實的自己怎麼樣了,CHIN完全無法得知。按理來說她應該被送進了醫院,學校里的敵人差不多都解決了才是…

被困在這個地方的自己…

抬起的手依舊無法召喚黑色火焰,

是精神力的不穩定…嗎?

“你在做什麼?”

這麼問的光忠,眼裡滿是對CHIN這一舉動的好奇。

“沒什麼。”

也不知道這個NPC自身擁有什麼樣的能力,CHIN並不打算多說。

“今天我們要繼續走。”

“OK,不過,”

“嗯?”

“我想先洗澡,可以嗎?”

洗澡?

這個NPC居然說他想先洗澡...

就算每個NPC都非常地有個性,但是提出要洗澡的NPC,眼前這男人是第一個。

不答應?那恐怕是最開始就沒有的選項。

歎了口氣的CHIN點了點頭算是答應,她自己則到了附近坐下思考著接下來的行動。時不時將視線撇到那要洗澡的男性那邊,這距離,也不太能看得太清楚。

那人脫下了衣服整齊地放在不會被水弄濕的地方,甚至為了避免上來和下去濺起的水花潑到衣服上,還特意放在了比較遠的地方。

身材是不錯。

CHIN心想,

要比遼再壯一點,卻不會顯得很壯碩。

說起來接下來順著河流繼續往下走,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如果能找到村子或者城鎮,起碼能夠知道自己在哪個地方。

這附近看起來比較像是獸人族的...

不,也有可能是妖精嗎...

這人到底是怎麼做到皮膚那麼白皙的...

萬一現實當中也有這樣子的人的話,想必會很受歡迎吧。人好看,身材有不錯,聲音也不遜色,就是稍微比Viliar差了一點…

可以說是相當養眼的畫面了。

說起來,

這個NPC有沒有想過他一會兒怎麼擦乾身體...

看他洗澡洗得那麼爽大概是...

有吧?

“CHIN——”

“什麼事?”

“有沒有能擦乾身體的東西?”

原來你沒有找到能擦乾身體的東西嗎?

隨便摘了幾個比較大的葉子飛過去的CHIN用一隻手擋住了自己的視線,她實在是沒有興趣看剛認識一天的男性的裸體。

就算認識了很多天她也不願意。

“...我能拒絕嗎?”

“能。”

“沒有別的了嗎?”

“...我找不到別的了。”

歎氣的人不是CHIN而是光忠,他沒有接過CHIN拿著的葉子,而是撿起了自己放在地上的衣服,“我還是先拿這個擦吧。”

“嗯。”

將頭轉過,等到身後穿衣服的聲響差不多停下後CHIN突然想到了什麼,她得確認一下這附近有什麼。

“我上去看一下。”

“OK.”

拍打了幾下翅膀提升自己的高度,在差不多能看得清楚這附近周遭大體上是什麼情況後,CHIN將視線定格在了某一方向,那姑且...

很快就落地的CHIN看著已經換好了衣服的光忠,他還是很在意被用來擦乾身子的襯衫,但CHIN可不打算讓他再繼續糾結了。

“我們往那裡走。”

指著的方位,是剛才看到了什麼的方向。

“往哪兒走會有什麼嗎?”

“或許會有城鎮。”

並不是很能夠確定是否真的有,要看到那個CHIN也是在上方盤旋了一會兒找到了個角度才稍微看到了那麼一點,

只是,如果真的是的話...

“城鎮...嗎?要是能夠遇到別人就好了。”

正如光忠所言,如果能夠找到在這兒的其他人,那麼至少可以弄清楚這兒是哪裡。

“既然確定了那就走吧,”

不管怎麼樣,盡早離開這兒是最主要的。

“抓好。”

伸手抓住了光忠的手,對方的笑容僵著總讓CHIN覺得這張臉做出這樣子的神情並不是不好看,只是有點生硬。

“...又來?”

“嗯,又來。”

“所以我說這一點都不帥氣啊!”

只是飛著也是挺沒勁,已經放棄掙扎任由CHIN帶著的光忠左看右看,最終稍微抬頭盯著帶著自己飛的人,也不說話。

“什麼事?”

總覺得自己要被盯著快被視線盯出個洞了的人,最終還是開口了。稍微改變了一下飛行軌道,閃過了一些樹枝。

“嗯——就想稍微聊一下?我們對彼此都不是那麼熟悉呢。”

“那樣做,有意義嗎?”

CHIN看不到自己抓著的人臉上是什麼表情,所以她並不知道對方露出的苦笑看起來是多麼地悲傷,

“就當做陪我聊聊天吧。我是連青銅都能夠斬斷的燭臺切光忠,雖然名字不是很帥但是是政宗公給我取的。你的名字是?”

“CHIN,沒有任何意義的名字。”

“明明聽上去很帥?”

“嗯,沒有任何意義在裡面。”

“那,喜歡吃什麼呢?”

“...沒有。”

“沒有嗎?真可惜了呢。”

這人到底問這些有什麼意思,CHIN不知道。

只是他問什麼,自己回答什麼。

他是個比自己想象當中還要話多的,

卻又和遼他們不一樣並沒有對特定人物或者事物有所執著。

不?

這個男人對於帥氣還是挺執著的。

果然所有的NPC都有這樣子的設定嗎...

“說起來CHIN有兄弟姐妹嗎?我也有好幾個兄長呢,”

“刀也有兄弟嗎?”

“有哦,兄長他們都非常帥氣。CHIN呢?”

“...有一個哥哥。”

下面的人長長地哼嗯——了一聲,頭也不往下看的CHIN只是問了一句幹嘛,

“CHIN在說道哥哥的時候,神情變得有些溫柔呢。”

“是嗎。”

是啊,

只要一談到那個人,

自己都會覺得變得柔和不少。

只是現在比起回憶那人,CHIN只覺得雙手開始發出警告了,一點一點地降低高度,在目測差不多的地方終於是開口了,“燭臺切,”

“嗯?”

“手酸了。”

“沒見過這樣子的好嗎?!”

“就不能正常點落地嗎?!”

拍掉粘在身上的樹葉,憤憤地說道的光忠不滿地看著停留在半空中的人,雖然CHIN已經降落高度不少但是這種事太過於突然,光忠確實不太高興。

“手酸了,抓不住。”

“那就不能提前嗎!”

“你話太多我找不到時間說。”

“我的錯嗎?!”

瞥了一眼光忠,確定對方身上沒什麼問題後CHIN就不再理會對方的抱怨,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附近的樹上。

“你餓不餓?”

“...稍微有點。”

“等我一下。”

說來這兒是熱帶雨林,一時之間忘了這事的CHIN在看到這植物多多少少還有些楞了一下。稍微用點力就將這一串水果摘了下來,

落地將這串摘了一個給光忠,自己也摘下一個。

“香蕉...”

“嗯。”

“謝謝。”

“沒什麼。”

也只不過是正好看到罷了,在這個地方能找到看起來能吃的食物的確不多。

“繼續走嗎?”

“嗯。”

 

“CHIN的哥哥是怎麼樣的人呢?”

“這個話題還要繼續嗎?”

CHIN是沒有想到光忠還打算這個話題,她本來以為落地之後這人就會安靜下來。

“因為只是走著很無聊嘛。”

“...你不是也有哥哥們嗎?”

“是啊,信長公是出了名的刀劍收藏家,收集了不少光忠,哥哥們和我都是。還有別的刀也是。”

“哼嗯...原來如此。而後你在成為伊達政宗的刀之後被賦予了名字嗎?”

這話,突然引起了光忠的興致。

“你知道政宗公嗎?”

“你不是自己剛才提到了?留名于歷史的人多少都會有點印象。”

並不能說有多熟悉,但是這個名字的確是一旦被提起就會知道的類型。走在前面的CHIN回頭就看到光忠一臉興奮的樣子,

“之前的持有者被人知曉讓你很開心嗎?”

“當然!”

那單眼仿佛快要冒出星星一般期待著CHIN接下來的話,如果不說點什麼的話怕是這人就要期望落空了。

“我了解得不多,不過那人是出名的獨眼龍...就和你一樣吧?”

談到了獨眼龍的時候,光忠把手放在了自己的右眼那兒,輕放在眼罩之上。

“你的右眼也看不見嗎?”

“也不能說看不見,只是該怎麼說呢,或許是因為那個人賦予了我的名字,所以我希望自己的某一處和那個人也一樣吧。”

‘和哥哥的一樣就好。’

‘真的?’

‘嗯。’

‘是嘛,那就弄成一樣的吧。’

和那個人如果有某一處是一樣的話,就會感到安心。

在這一點,CHIN和光忠是一樣的。

“不過從外表上來說,你的確是個伊達男。”

帥氣的外表,光是視覺上就給人產生帥氣過頭的想法,在這個雨林之中的確略顯誇張。

不過如果這個地方開始增加這類型的的NPC,以原主的特色呈現在他們面前也並非是個不好的想法。

CHIN在這邊思考著這些問題,而被她這麼說的人倒是不在意,“我就當做誇獎的話收下了。”

抬頭看了眼太陽的位置,飛了一段時間走了一段時間也差不多該找個地方當做今晚的露宿地點了。

“我去拿點木頭,”

“今天就走到這兒嗎?”

“嗯,還得確保晚餐才行。你也不想只吃香蕉度過今天吧?”

“嗯——也是,那我要做什麼呢?這附近找點吃的?”

挑眉有趣地看著光忠,“分辨得出來嗎?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

“當然,你就期待著吧!”

“可別走太遠了,我可不負責尋找走失人口。”

 

該說不愧是木林,最不缺的木頭是很快就撿到了不少。稍用點樹枝和雜草也能做成不錯的輔助道具。

坐在地上拿出自己的匕首削著木頭,這玩意已經從護身的變成了削木頭用的了。

哈啊…

時不時抬頭看看跑到有點距離的光忠,確認對方沒有跑太遠後才安心地繼續削木頭。

這才第二天而已,

但是不得不說有光忠的陪伴讓這個行程又去了許多。即便速度放慢了不少,倒也不算是糟糕。

只要在使命的期限到來之前回到那兒就好。

不過到時候萬一帶著光忠回到那邊,

不知道其他人會是什麼反應。

也不知道這人會跟著自己到什麼時候,如果抵達那發現的城鎮就分開…

也有點擔心。

 

咻——

砰砰砰砰。

 

這聲響在這雨林之中太過於奇特,以至於CHIN立刻抬起頭來查看了聲源。

“那是…”

可以說是相當顯眼,

不,用過分來形容也不為過。

還真是沒想到會在這個地方看到煙花,

那麼…

“CHIN!”

跑過來的光忠也是因為那煙花而在激動著,“你看到了嗎?!那個!”

“看到了。”

“那是別人放的吧!那就表示還有其他人在這!”

“是吧。”

至於到底是什麼人要放這個煙花,

又有什麼用意,

他們還不知道。

“說起來燭臺切,”

“什麼?”

“你手裡的那串香蕉是怎麼回事。”

“啊…我們來吃烤香蕉吧?”

热度(5)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