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Fate/Forest】支線一

※刀劍亂舞企劃野外求生Fate/Forest

※私設較多

※有不少只有名字但是不會出場的原創人物出現

※本篇為主線三中的支線,物資官內容。


那半掛著的看板看起來破破爛爛,卻在這廢棄的城鎮之中卻又有有些格格不入,畢竟那看起來就像是剛做好沒多久的看板,只是沒有掛好而顯得古怪。

“這裡也要進去看看嘛?”

就這麼順手把看板掛好的光忠,看著準備推開門的CHIN,他這麼問道。

“雖說是小雨,但我們也該找個地方避雨了。”

要是再這樣走下去,也差不多要全身濕透。

吱呀——

光是推開這木門發出的聲響就讓兩人皺眉,而後看到裡面還有他人的存在更是讓光忠哇了一聲。

說實話,在走進這房屋之後看到了裡面的人CHIN真的差點驚呼出聲,就和光忠一樣。 RENO,

她知道眼前的人。

即便對方還沒有報上名。

看到兩人進門的這位,合上了書本站起了身,做出歡迎的樣子。

“歡迎,受困於此處的生存者們。我是這兒的物資官RENO,今天想要什麼樣的物資呢?”

和自己認知上有些許出入的RENO,就是樣貌一致但是給人的感覺和自己印象當中的還有些不同...

是以RENO的姿態出現的另一種類型的NPC嗎... 這也不是不可能...

“物資?這裡可以拿到我們想要的東西嗎?”比起還在糾結某事的CHIN,光忠是直奔主題了,“當然,不過太過古怪的東西我這兒可能無法提供。”

“那有毛巾嗎!”

為了能夠好好洗一次澡,還不用再拿自己的衣服擦乾身體,現在兩個人最需要的恐怕就是毛巾了。“毛巾的話當然有,不過看兩位我覺得浴巾會更適合你們吧。”

啪地,

總覺得光忠的眼睛都要發光了。

“不過,當然是需要完成相應的任務才能給你們呢。”果然...

作為一個物資官NPC,不拿什麼來交換,亦或者完成對應任務,不然是不會隨便給出物資的。“那麼任務是什麼呢?”

“嗯——既然是第一個任務,那就說一個會讓我覺得有趣的,關於你們其中一人的故事給我吧。”

一個關於自己的有趣故事...?

眉頭緊皺,這個任務超出了CHIN的想象。本來以為會是單純的尋找資源或者是帶回一定數量制定物的任務...

“有趣的故事?”

“嗯,最好是這邊這位小姐的。”

而且還被指定了...

有趣的故事...

回頭看了眼光忠,只是笑著的他似乎也在期待著CHIN的故事。

不過起碼不是看好戲的那種期待。

姑且算是安心下來的CHIN也開始在思索自己到底該說什麼。

“慢慢來沒關係,這個任務並沒有時間限制。”

“是呢...那麼,也就只有這個故事可以講了吧。”

如果不是因為各自身上肩負著‘使命’,魔族,半魔,神之子,妖精,人類,獸人恐怕並不會如此團結。

尤其是魔族和半魔,這兩個根本就是水火不容的存在。

一見面就吵架,一有什麼就要比個輸贏,就是知道給周圍人帶來了不少麻煩,但是絕對不會罷休。

“通常不是魔族和神之子對立嗎?”

“通常,但是神之子實在是太過溫柔了,為了讓魔族和半魔完成使命不惜幾次犧牲自己。”

所以,魔族和半魔一直都以保護神之子為最優先。

然後那一次,真的是保護得慘了。

“誰能想到那次會被糖漿從頭澆到尾呢。”

噗,回頭瞪了一眼憋笑的高挑男性。對方就是轉過頭CHIN還是知道他在笑。

“笑什麼呢,”

“因為...想象不出來嘛。”

是啊,誰想得到呢。

原本以為會是猛擊襲來,卻是一身糖漿,半魔發出了他一生之中最難聽的慘叫。甚至當場自我了斷的心都有。

‘全身散發甜味你當我是什麼啊?蛋糕嗎?!’

“話說,到底是打什麼才會這樣子?”

“熱愛糖果的魔法少女。”

“那是什麼?”

“我也想知道。”

那後來與其說是為了完成‘使命’而動手,不如說是對那股甜味受不了而脾氣暴躁到發洩脾氣。

“說起來這個‘使命’是什麼?”

“尋找持有聖物之人,魔法少女是擁有線索的。”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然後擊敗她獲得了線索?”

很快就明白了的RENO和光忠也差不多猜到了結局,“不過在這兒的話沒有那麼多糖漿所以你也不用擔心,”

“就算再那樣子,我也沒法燒掉啊。”

一怔,

有些意外地看著CHIN的RENO,也不知道這人是做了什麼。

“因為實在是受不了了,我把糖果城堡燒了。”

燒...了...

“等等?糖果城堡耶?那種只有故事書里才有的糖果城堡你居然就燒掉了?”

面對突然激動的RENO和光忠,CHIN反倒是一臉不可思議。“為什麼那麼吃驚?”

“因為那可是故事書里才有的啊!要是我家的妹妹們看到一定是激動得...你破壞了女孩子們的夢想啊!”

為什麼這個男人會這麼激動,CHIN根本不明白。而且總覺得自己似乎被排除在了女孩子這個範圍之外。

“如果你妹妹和你相差歲數不打的話大概也不會怎麼樣吧。”

這話,只不過是CHIN隨口一說。可RENO卻做出了非常傷心甚至沮喪的樣子…

“嗯…之前她們也這麼說過…”

原來你之前就已經被這麼說過了嗎…

所以為什麼還對自己的妹妹們抱有幻想…

“所以這個故事可以嗎?”

 

“嗯——姑且?糖果城堡讓人很在意呢,要是還在的話真想去看看。”

“那種東西讓魔法少女重新造一個就好了,畢竟那是她的家。”

等等你把人家的家也燒了嗎?!

光忠在後面的吐槽CHIN根本不打算理會,畢竟這是事實。

接過了RENO給的浴巾,卻是只有一條。

“一條?”

“這是當然的啊,我只指定了你。”

原來如此…

“而且,那位要是也算在人頭裡面的話我這兒大概很快就會被掏空了吧。”

苦笑著的物資官看上去並非是如此無奈,而拿到了東西的兩人就準備這麼走了,“有時間再過來玩吧,不過下次可就不是講故事了哦。”

热度(3)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