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Fate/Forest】支線二-物資官

自從那次下雨過後,除了食物水源暫住地之外,CHIN和光忠兩個人都迫切地感受到他們需要能夠替換的衣物。

而在這兒能夠讓他們拿到這樣東西的,想必就只有那位物資官了。

“這次也只能拿一人份的嗎?”

皺著眉頭的光忠提到的問題,或許是目前最關鍵的。按照上次的話,他們恐怕還是只能夠拿到一套。

對此,CHIN倒是相當的淡然。

“要是能夠拿到你的尺寸的話,就換你的吧。”

“…為什麼?”

“換你的話夠大就是有什麼事我也能穿。”

“不能吧?!”

就這麼吵吵鬧鬧地往物資官所在的方向前進,這一點讓CHIN很放心。

光忠沒有再提到哥哥這個話題。

那人的確值得自己炫耀,卻也在談及的同時證明自己的無能。

所以光忠沒有在聊起這個話題真的讓CHIN鬆了口氣。

“打擾了~”

推開了門後看到的依舊是正在閱讀著什麼書籍的RENO,再瞧見了來人合上書本,笑著起身,“歡迎。今天需要什麼呢?”

“可以的話我們想要衣服。”

“衣服啊,這邊確實有。那麼也已經做好了準備要完成相應的任務了吧?”

“當然。”

“那麼,準備這個數量的木材和,整理一下倉庫你們要選擇哪一個呢?”

 

在看到這件倉庫之後,CHIN有些難以置信,甚至再一次看向RENO想尋求某種回答。而對方顯然並不會如此溫柔,

“上次也說過了,這次不會是講故事了。所以要麻煩你們打掃這裡了。”

“這麼多…?”

“要兩個人一天整理完這麼多也有些過意不去,就整理得稍微能看一些吧?”

整理得稍微能看一些…

這個人平時是不是都不打掃就把這種苦差事丟給他們這種…

CHIN不得不懷疑這種可能性。

可是為了能夠拿到可以替換的衣服,也得拼了。

 

“…沒完沒了。”

不管再怎麼整理都感覺沒有盡頭,好不容易整理出一個角落卻還有是更多的地方沒有整理。看著把箱子從架子上拿下來又放到另一邊的光忠,這人早就把那繁瑣的武裝褪下放在了一旁的空位上,

“那邊怎麼樣?”

“感覺有在整理…又好像沒有在整理。”

也是,這倉庫與其說是倉庫,不如說是雜物堆。東西四處擺放毫無歸納擺放可言。只能做到稍微將部分東西歸類放好,這種簡單卻又費時的事。

“這個要放在哪裡比較好?”

手中拿著的算是書籍雜誌之類的吧?只是那封面看起來并不是那麼好判斷內容的,湊過去的CHIN看了看這外表,決定先打開來再決定這到底該放在哪裡。

 

打開。

啪。

合起。

 

“CHIN?”

“啊…這個就暫時先放在這邊吧。雜誌類的都放在這邊好了。”

趕緊把這書放在了架子上後立刻埋頭于另一邊的整理,要是可以的話CHIN真的想把剛才那短短幾秒鐘的記憶抹除。

真的,非常。

“妳臉色看起來不是那麼好…沒事吧?”

“啊?啊啊…可能是整理時間太久有點困了吧。”

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讓光忠看到那本的內容。

 

衝擊實在是太大了。

 

“呼——”

將最後一箱箱子放在架子上後長吐一口氣的光忠,總算是完成了這項任務。坐在旁邊空地上的CHIN抬頭看了眼之後,道了聲辛苦了。

對於整理和打掃這一類感到了苦手的CHIN ,最後幾乎都是由光忠在完成這項任務。

“抱歉,幾乎都是你在做。”

“沒關係啊,我覺得整理還蠻有趣的。雖然…”

掃了一眼倉庫露出苦笑,這說整理算是整理了,說沒有整理…又幾乎等於沒有整理。

只能說比最開始看到的慘狀要稍微好一點。

“不知道下次的任務會不會還是整理呢?”

“放過我吧。”

要再整理一次這間倉庫,CHIN肯定會選擇另一項任務。

“那我們…”

“辛苦了~”

突然冒出的RENO弄得CHIN一手已經放在了匕首上,這人直到出聲為止都沒有半點氣息,這突然的聲響著實嚇到了人。

“…為什麼突然冒出來。”

“說突然冒出來什麼的,我是妖精可不是幽靈啊。我想差不多你們也要完成任務了就把你們的報酬拿過來了。”

手中拿著的,怎麼看都是兩件衣服。

“兩件?”

“對,這次是兩件。不管是你還是那邊那位,都進行了相應的勞動付出,來。”

這算是意外的收穫嗎?

應該是。

本來預想的是只能夠拿到那麼一件衣服,能夠拿到兩件真的是想都沒有想到。

“謝謝。”

“不客氣哦,完成任務辛苦了,這間倉庫也稍微變得能看一點了呢。”

左看右看的RENO打量著兩人的成果,臉上的欣喜也不知道是為什麼,要是平時這人做點整理的話,也就不必這麼勞累了。

往裡面走去的RENO還想多看看的樣子,而就這麼打算離去的CHIN讓光忠拿好任務報酬,準備帶著人飛走。

“啊!這本不是我的嗎!你們幫我找到了嗎?”

找到的書?

到底是哪本書是RENO不小心放在這兒的,CHIN還是蠻好奇的。

俗話說好奇心害死貓,

她大概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深刻體會到這話。

RENO手中拿著的,正是那本CHIN看了一眼馬上就合上的那本。

“我還以為我弄丟了正想著該怎麼辦呢,謝謝啦。”

“啊…嗯,不客氣。那我們先走了,”

“路上小心。”

 

“光忠,”

“嗯?”

“RENO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大概是比天師samle還要棘手的傢伙。”

“抱歉我不是很懂你在說什麼。”

热度(3)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