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刀劍亂舞企劃【Fate/Forest】

※刀劍亂舞企劃野外求生Fate/Forest

※私設較多

※有不少只有名字但是不會出場的原創人物出現

※本章開始出現支線,支線內容在主線當中會以超鏈接的方式出現,可能會造成閱讀上的不便


▲△▲△▲△▲△▲△▲△▲△▲△▲△▲△▲△▲△▲△▲△▲△

毫無變化的綠色,

毫無變化的天空,

毫無變化的…

起床姿勢。

翻過身來依舊是一臉無奈的光忠,也不知道這個人是幾點就醒來,又是幾點開始就看著自己飄著睡的,

CHIN都不想多問。

“早安,CHIN。”

“…早。”

 

來到這兒的第三天,也已經接受了自己無法回到原來地方的現狀。

與其糾結此時不如趕緊找辦法離開,以及好好處理一下一直跟著自己的這個NPC。

或許他是因為身上有什麼需要自己完成的任務,而一直跟著自己的。而要了解這個任務可能需要自己多做點什麼…

“CHIN真的很容易思考別的事呢,”

“你指什麼?”

“我指的當然是…飛行的時候麻煩你不要分心啊!”

稍微改變飛行軌道讓自己帶著的人避開了凸出來的樹枝,一點都不在意下面的人發出的驚呼,“哇!”

“閃過了就行了吧。”

“可以考慮一下我的心臟承受能力嗎?”

“不如說都這麼多天了你也該習慣了吧。”

稍微往左邊一點,那些哇,呀,都被CHIN徹底無視了。一個一個在意簡直沒完沒了。

“我們也才認識第三天啊!”

 

飛行的時間沒有那麼長,在看得到了城鎮的時候CHIN就降低了高度,先是放了光忠下來,而後自己也落地。

“不飛進去嗎?”

“…最好還是別,也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城鎮萬一被射下來呢。”

到時候可是會摔得很難看的。

CHIN如此說道,光忠也就不再說什麼。

這是一座比CHIN想象當中要糟糕的城鎮,幾乎可以說是廢墟的房屋,幾乎每一棟都已被草木侵蝕得差不多,即便今晚說不定能夠不露宿…

但是這跟露宿似乎也沒有什麼多大的區別。

只不過跟在身後的要樂觀許多就是了,

“要是能找到人家是不是能借住一晚呢?”

“那也要找到人才行。”

虛掩的門被CHIN推開,不見人影也沒有人的生氣,不知道多久以前就沒有人住在這兒了…

“味道有點重…”

“哇,真的要在這兒過夜得打掃一番了。”

“你真的打算住在這里嗎?”

得到的回答,是肯定的。

走進屋內的光忠四處走動著,繞過了被植物纏繞勉強能夠看出是張椅子的物品,“我覺得要在這裡遇到別人可能會是難事,不如早一點找個地方準備。”

這男人要比自己想象當中的要更加適應這兒的生活,他已經準備在這棟房屋當中探索,而CHIN卻還稍有些猶豫,“我到裡面再去看看。”

“嗯。”

是要就這麼找一個地方準備今晚的過夜,

還是再附近繼續尋找能夠離開這兒的線索…

“CHIN!”

“什麼?”

“CHIN!!你快過來看!!”

從裡面房間傳來的歡喜聲,也不知道那人是找到了什麼讓他如此開心,歎了氣往聲源走去。一邊在那人的催促下一邊加快腳步,

在走進了光忠所在的房間,在看到了這畫面之後就連CHIN都露出了些許驚喜的神情,

“有水耶!這樣子就可以洗澡了!”

“是呢…水溫呢?”

“冷的。”

哈啊…

那樣子的話就真的得找到可以擦拭身體的東西了…

只是在這個地方能夠找得到乾淨的毛巾…

CHIN並不抱多大的期望。

“就決定住在這裡吧!”

“是,是。”

 

光忠的提議並不差,在這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離開的地方,做好長期準備還是有必要的。

沒花多久時間便對這個提議做出了妥協,

而既然真打算在這兒暫時停留,那就只能進行打掃了。

“其實弄一個能睡覺,能放東西的地方就好了。這個我來做就行了,CHIN出去找點吃的吧?”

看起來,光忠是想一個人獨自包攬打掃的工作。拍了拍翅膀的CHIN也就放棄了打掃這個工作,只是出去尋找食物的話,或許還比較輕鬆。

“那我去了。不介意還是水果餐的話,”

“都第三天了我也習慣了,路上小心~”

“...嗯。”

獨自在空中飛著,說來自從被拽到了這兒之後就一直和光忠一起行動。像這樣子分頭做什麼還是第一次,

如果說和Fix他們的共同行動是理所當然,那麼和光忠的就可以說是出乎意料了。

那個男人並不讓人感到討厭,即便他話多卻不會令人嫌吵,倒是給這熱帶雨林的生活帶來了不少樂趣。

只是至今為止都不知那NPC的正身,

這一點就令CHIN很在意。

在自己認識的NPC當中,遼和其他人對於吃飯,洗澡這些事幾乎都沒有什麼需求,不過那也或許是因為自己並非是二十四小時都待在這兒的緣故...

順手摘下了一些水果,要是沒有什麼別的發現,恐怕今天的主食又是只有水果了。

就突然有些懷念第一天的野豬肉,雖然味道真的不好吃,但是那也是肉。

“好想吃肉...”

不是好想,

是非常想。

相當,想吃肉。

鳥鳴聲,

停下了飛行,停于半空之中。

 

既然想吃那就去抓。

 

姑且是稍微把這個房間整理了一下,雖然外觀上沒有什麼變化,但是好歹整理出了能夠讓兩個人好好休息的地方。

至少,在這個室內就是那人要四處飄著睡,自己也不用費工夫去找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個人可以飄著睡,現在的人類已經那麼神奇了嗎?自稱自己是人類但是卻能夠在空中飛。

“…我回來了。”

剛想著那人那人就回來了,光是聽聲音就能夠知道她是飛回來的光忠在回頭正想炫耀自己打掃的成果,就看到那女孩拎著什麼進來。

“…那是什麼?”

“鳥。幹掉的。”

哈啊——…

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抓到的…或者說為什么這個人類總是能做出一些超乎自己想象的行為…

掃視了一下打掃好的地方後CHIN沒有立刻將手中的東西放下,而是詢問了光忠的意見。“我要放在哪裡會比較好?”

只是這一個問題,就讓光忠感到舒服。

起碼自己是被尊重的。

要是這人就這麼隨便找一個地方一放,即便自己不說出口但是心裡或多或少都會有些不愉快。“放那邊吧,本來就是準備那邊放些能吃的。”

把水果放在了地上之後,CHIN又準備出去,

“我去把這個弄一弄。”

“麻煩你了。那這些木材呢?”

“生火。”

這個人比自己想象中的要考慮到很多事,有時候會無法理解她做出某些舉動的理由,可是後來想想也就都接受了。

這太陽也差不多快要下山,即使在室內還是先生火有光會比較好,而且那捕獵回來的肉類也得火烤才能吃下肚。“那這邊我來。”

 

久違的吃上了肉,也有了暫時能夠令自己放心的暫住所,要是能夠再洗個澡讓身上的髒污離去,那就更棒了。

聽著雨聲迷迷糊糊醒來的CHIN,少有地這麼想到。

說實話,她也確實快要受不了了。

要不是因為現在沒有合適的東西擦拭身體,否則還真的想要好好洗個澡讓自己舒服一下。明明有水,即便是冷水。

醒過來的時候依舊是半飄在空中,唯獨改變的就是入眼的是天花板而並非是湛藍的天空。

說實話,這個睡覺睡到一半會飄起來的習慣就不能改改嗎…

翻了個身落在地上,少有的沒看到那一臉無奈看著自己的美男子。

是自己飄得太遠對方沒找到?

這個想法很快就被打消了。

這應該是第一次比那男性早些醒來,也大概是第一次打量這人的睡顏。

或許是帥的人做什麼都不會難看,這人只是睡覺也都相當養眼。少了平日的那些許嚴肅,這毫無防備的睡顏不禁讓CHIN覺得可愛。

“你這樣子盯著,再困的人都睡不下去。”

蜜色的獨眼睜開后帶著無奈,起身伸個懶腰後很快就注意到外面在下著小雨。“下雨啊…”這話怎麼聽都並不是那麼高興。

他們昨晚才決定今天在這座城鎮當中晃晃,如果能夠有什麼新發現自然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只是這下雨,多多少少讓他的興致減弱了。

至少在CHIN眼裡是如此。

“今天在這兒待著嗎?”

“那也不太好呢,你很想早一點離開這兒吧。”

是,

不管怎麼說都還有自己必須完成的‘使命’,得盡快離開這兒…

哈啊,

這聲歎氣是光忠發出的。

“只能當個溫柔得出水的男性了呢,”

“就算不那麼做你也是一個相當溫柔的人。”

 

就算只是一介NPC,卻也已經溫柔得過分了。

至今都沒有向CHIN提出任何的要求,就連他自身肩上所肩負的什麼,都未曾向CHIN透露。

 

雨水沖刷著這座城鎮,卻還是無法洗去它自身所帶著的廢舊感。即便想快可這雨水照成的視野妨礙和地面濕滑,讓兩人不得不放慢腳步。

“果然還是很麻煩呢,下雨。”

就是時不時走進屋內查看,毫無收穫不說,衣服黏在身上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受。抬頭看向了某處的CHIN,注意到了和這之前看到的建築稍有些不同變化的一處。

 

支線一物資官

 

能夠拿到浴巾真的算是意外的收穫,迫不及待趕緊回到根據地的CHIN伸手自然是得到了光忠的回應。現在已經是不用說出口對方就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會比較快。”

“嗯,這邊OK。”

盡可能不讓浴巾沾上過多的雨水濕掉,否則這好不容易入手的浴巾就浪費了。提升高度的同時也在查看四周的情況,

“那個…”

“嗯?”

順著視線而去,有一棟相當獨特的建築物在那兒。那真的是相當獨特,以至於CHIN有一瞬間想要直接飛過去。

“不過去嗎?”

“我現在比較想洗澡。”

噗地笑出聲的光忠換來的是CHIN少有的快速飛行。

“慢點…!慢點!!”

 

“你先洗吧?”

這話,還真是讓CHIN有些嚇到。這男性明明都已經忍受了好幾天的髒污,卻在這個時候將這事優先讓給了CHIN。

“你沒關係嗎?”

笑得甚是自然的男性並沒有任何的不滿,只是開始了生火的動作。“你要是因此感冒了的話就不好了,我先生火一會兒等你出來之後還能夠把衣服弄幹些。”

真的是凡事都已經想得恰到好處,就這麼妥協了的魔族走向了能夠出冷水的那一間。

粘在身上的污漬被水沖洗而去,那不適感也被連同一起帶走。

長吐一口氣,

總覺得這兩天也有些輕鬆,一開始的緊張和焦急可以說是差不多都沒有了。也不知道是因為適應了還是因為有光忠在而覺得安心…

後者的可能性…

並不高。

卻也並非為零。

很快就洗完了澡拿起浴巾稍作擦拭之後反倒是有那麼一個問題,

剛才的衣服都已經濕了現在再穿上…

“燭臺切。”

“什麼?”

把衣服拿起來下面生火烤乾的光忠,大概也沒有想到CHIN會這麼大膽,身上就裹著一條浴巾出來的人頭髮還是濕的,水珠順著髮絲落下,在地上積起。

“哇?!”

連忙用手擋住視線的光忠,這一舉動使得CHIN不禁笑了一下,“又沒什麼關係,只是我沒有乾的衣服可以穿。”

“啊…”

看來這個人也是忘了這事。

 

總之先讓光忠拿著浴巾去洗澡了,

對方也穿著那濕掉的衣服好一段時間,萬一再這樣下去CHIN不能保證會不會發生什麼事。

NPC是否會因此感冒,她也不確定。

再者,NPC會感冒嗎?

手靠近火堆企圖讓自己獲得更多的溫暖,有時候這個世界所帶來的過分真實添了不少麻煩,比如現在的這種寒冷。

上一次這麼冷是什麼時候了?

執行任務的時候受寒感冒?好像不是。

還是那次流感…應該也不是…

“你啊,都冷得發抖了為什麼都不拿點什麼蓋著呢?”

都沒有察覺到已經洗好出來的光忠坐到了自己身旁,蓋在自己身上的是稍微有些乾了的襯衫。話里帶著稍許無奈的男性並不是針對CHIN,“先蓋著這個吧免得感冒。”

“…洗好了?”

“嗯,一下子舒服很多呢。要是能夠好好整理一下頭髮什麼的就好了。”

一想到光忠那髮型,再抬頭看了眼那因為水而塌下來的,就是CHIN也忍不住再多看幾眼。

這算是相當新鮮的了。

“可以的話別一直盯著看…實在是很不帥氣。”

“會嗎?我覺得你不管什麼時候都很帥…除了被我帶著飛的時候。”

那個算是不可抗力吧,

通常也沒有什麼人會習慣被帶著飛。

有些不悅的光忠轉過視線卻又很快撇開,CHIN的這副姿態對他來說到底還是有些刺激。

“那個…”

“嗯?”

“我身上的這個你不問嗎?”

視線下移,所看到的是燒傷留下的痕跡。雖然這人裹著濕的浴巾可終究不夠遮蓋住他露出的肌膚,注視著那兒的CHIN許久才說了一句話,

“……即便不知道在你身上發生了什麼,但是這都是你的證明不是嗎?”

“咦?”

“不管過去發生了什麼,你都熬了過來。而這個屬於你的一部分,要是覺得這個醜陋難看的話,也就等於在否定你吧。”

 

其實,只不過是自己的謬論罷了。

 

如果否定這男人身上的燒傷的話,

就是在否定自己身上的。

 

至少,CHIN是這麼覺得。

 

“你真是…總是說出一些讓人驚訝的話呢。”

輕笑的光忠仿佛放下了什麼似的,挪了一下屁股又往CHIN這邊坐了一點。這是稍稍又溫暖了些可又太近了…

“喂,”

“嗯~?”

不滿地看著這滿臉笑容的人,分明就是故意往這兒靠的還笑得那麼開心,也不知道是想要做什麼。

“太近了,”

“因為冷嘛。”

“…離火堆近一點就好了。”

“我覺得CHIN比較溫暖。”

“燭臺切…”

“叫光忠就好了,”

 

“光忠,太近了…”

 

支線一圖書館

 

热度(4)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