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刀劍亂舞音樂劇3三百年的搖籃曲

刀劍亂舞音樂劇3·三百年的搖籃曲


刀劍亂舞音樂劇3,65場演出在昨晚正式落幕,這邊也順利回到了上海。排除掉這趟行程當中各種雞拜的航空管制,奇奇怪怪的玩意之外【沒有】真的讓人久久無法忘懷。

 

再一次感謝小演員們能夠來到國內演出,真的,在看完現場之後才會理解為何已經觀賞過音樂劇的太太會說,一定要到現場看,看碟是無法感受到的。

是的,確實,就是演出結束過了一天的現在,我也仍舊有些恍惚,仿佛再過幾個小時之後晚上還有一場演出,而我將繼續揮舞應援棒尖叫,看著他們唱唱跳跳,炸成珠海上空的其中一朵煙花。

 

關於三百年的搖籃曲,最開始的時候我一直都全程關注著俱利,對於整體的劇情只有糖和玻璃渣都不少,這種簡單的感想。

但是再後面幾場,這個感想就被我推掉了。

正劇的劇情並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夠說完的,

光是現在回想起石切丸等人的那首風車歌,就覺得淚腺崩壞,怕不是要被我媽當成神經病突然哭起來。

在上一篇不算完整的repo當中都是在花癡財木俱利有多麼可愛,他不止是可愛,帥氣,還讓人揪心。

被家康握住的手久久沒有放下,

不論是家康還是信康的話,他都從未拒絕。

對戰場之外事沒有興趣只在遠處守著的俱利,卻在家康那‘請你代替逝去的你父親幫我!’,沒有拒絕,而是跪下,低頭,就連用詞也變成了敬語。

前一秒還果斷地拒絕吾兵教導自己劍術的請求,可信康一拜託,他也是立刻答應。

明明是在和人混熟,可他卻並不排斥。

也正因為和人混熟了,在吾兵為了保護家康而重傷逝去的時候,俱利的那句‘所以我才不想和人混熟的’,讓人感到心疼。

是的,如果不跟人混熟,就不會有那礙事的情感產生。

也正因為和人混熟,了解了人類,了解了情感,俱利的刀才變重了。

原本只是作為殺人的道具而存在,不理解生命之重的俱利,卻也對那不會有戰爭的時代有些許期待。

或許,沒有戰爭的話,指導吾兵識字的信康,教導信康種田的吾兵,和默默守在兩人附近的俱利……

 

石切丸的戲份應該是最重的,

明知這項任務之艱巨,卻也仍舊接下了任務。在分配角色的時候他毫不猶豫地說出自己是服部半藏,那時候石切丸到底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

而在後來斬殺敵兵的時候,他開始茫然。開始無措,正因如此他才會對俱利的‘こんなんものか’而有較大的反應。

將信康帶大,教導他,指導他,同時內心深處也在不斷地提醒自己,為了守護歷史自己不得不殺了信康。

說動青江一起的,是石切丸。

可是在青江找他的時候,他卻是一次一次的婉拒。

心這種東西,一旦過於勉強就會碎裂。

在無法斬殺信康之時,檢非遺使出現了。石切丸說,這是因為他無法殺死信康而招來的。

他最終還是講責任攔到了自己身上。

 

青江一開始抱著嬰兒的時候,那驚訝的表情真的很可愛。

哇,

這樣子。

而後來抱著抱著,他察覺到了嬰兒帶來的,和前主帶來的差異。

‘那麼我也來幫忙好了,不然的話那孩子是沒有辦法成為神的’

一直在意著自己無法成為神刀的青江,變成了輔助神之子成長的角色。

他是最開始就察覺到了石切丸異樣的,每一次他都找石切丸想談談,每次都被拒絕。可是即便如此,他也是注視著石切丸最久的。

和千子獨處的時候,佔著話題上風的青江真的很優雅?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只能說這刀在引導話題上真的很厲害。在回應千子的‘脫嗎?’和其他刀相比也游刃有餘許多。

本來以為這兩個人會是色氣擔當,可是我覺得青江反而是矜持和優雅擔當。

 

千子的話,本來是遊戲當中的新刀,要說理解的話可以說是完全不,第一印象完全就是huhuhu~

由太田飾演的千子,可以說真的相當…棒!除了棒,超棒,棒到爆炸我不知道還有什麼詞可以形容。

總有種不正經的感覺,和蜻蜓切之間的對話,努力和俱利混熟做出的各種有趣舉動,

調戲物吉的‘切磋輸了就要脫’、‘贏了開心也要脫!’言論,都讓人有這種感覺。

可是他卻和青江一樣,在意著自己身為妖刀一事。

總是調侃著自己身為妖刀這事,卻在物吉不得不面對殺死信康而痛苦要追上去之時,他喊住了物吉。‘你只要負責給人帶來好運就好了,這種事讓妖刀來做便可’

他以妖刀之名攔下了這份事,或許是沒想到蜻蜓切也一起和他分擔。那聲‘はい’,一瞬間戳心了。

 

一直讓人覺得死板直腦筋的蜻蜓切,在帶著千子在本丸四處走動遇到了物吉,不斷地強調千子人並不壞。

雖說是村正family,卻還是不習慣千子動不動就要脫的言行。

擔心著自己無法好好地代替原主本多忠勝扶持家康,卻又在物吉的言語之下明白自己在侮辱原主。

如果無法讓原主在此戰場下留名被人記住,那才是最大的侮辱。

他的主人,從來不退縮,從來不屈服,即便衝進萬人的敵陣之中也未戰敗。而蜻蜓切卻因自己無法成為本多忠勝而苦惱…

他苦惱著千子被人誤會,

他苦惱著自己無法好好代替原主,

但惟獨千子要獨自攔下妖刀村正這一事時,他毫不猶豫。‘名為村正的,並不是只有你一人。’輕拍物吉的肩膀隨後離去的蜻蜓切,腳步並不猶豫。

 

物吉作為家康的護身刀是最了解家康一生的,在他的幫助下讓歷史走上正軌。

物吉看起來是最沒有煩惱的,可或許也是煩惱最多的。

他和大家看著信康成長,而他並非是第一次守著信康成長。本來只是刀的他,不明白為何信康不得不死。擁有了人之軀守護著信康的他,依舊不懂。

因為,他所看到的,他所守護著的信康,並非是非死不可之人。

只是,歷史是那般殘忍,而他不得不面對這個正確的歷史。

原先是護身刀待在家康身邊,此次作為家臣待在他身邊,一直一直陪著他,最後在家康漸漸變得微弱的聲音中,獨自唱著搖籃曲。

 

‘笑になよ、物吉くん’

 

貫穿全劇的搖籃曲,在開頭的時候,是物吉唱的。

在最後的時候,是六人一起唱的。

開始的時候,是嬰兒時期的家康。

結束的時候,是安穩睡下的家康。

 

人類組,

年幼的竹千代羨慕著擁有家人的大雁。

成為父親的家康重視著自己的血脈信康。

成為君主的家康,重視著他身邊的所有家臣。

信任著物吉的話語,常年保持著笑容的家康。

將自己的血脈放心地交給石切丸指導的家康。

斥責著蜻蜓切的亂來,卻同時也為他平安歸來而安心的家康。

在得知俱利的身份之後而感動,麻煩對方支持自己的家康,

熱烈歡迎最後才加入的千子的家康。

他厭惡戰爭,卻常年處於戰亂之中。

平定了亂世可重要的血脈卻因自己而逝去了性命。

最後,在物吉的歌聲之中睡下的家康。

 

討厭劍術,卻在認識了吾兵之後對劍術積極了起來的信康。

即便在戰場上也很少畏懼,保護父親是他的使命,

不給父親顏面抹灰是他的任務,

正因他認為自己不配作為德川家康的繼承人,才讓石切丸斬了他。

而最後的最後,為了保護石切丸而挺身而出的信康,也還是在想著石切丸。

‘あんまり、無理をするなよ、半蔵’

 

害怕著戰場卻又不得不面對戰爭,

不是殺人就是被殺,

對於身為百姓的吾兵而言這樣的現實未免太過沉重。

他因為戰爭失去了父母和妹妹,

卻又因為戰爭認識了俱利和信康等人。

他因為戰爭而知曉自己不得不變強,

卻又因為戰爭而失去了性命。

那個害怕著死亡的吾兵最終為了保護家康而去,那個時候挺身而出的他並沒有腿軟。

那個光是提到戰爭就腿軟害怕的吾兵,

那個為了保護他人而挺身而出的吾兵。

尊敬著俱利的吾兵,

就算知道自己可能死纏爛打,卻也還是希望俱利教導自己劍術。

被俱利用刀敲屁股也好,被俱利不耐煩地跺腳嚇到趕緊追上去也好。

吾兵的一切,都給俱利帶來了不小的意義。

 

☆△☆△☆△☆△☆△☆☆☆☆☆

 

接下來是二部的,爆炸時間!!

老實說二部的repo要寫起來實在是,太難了。大腦一片空白真的不知道自己看了什麼,做了什麼,拿到了什麼飯撒。

從20晝開始都刷的,第一場就近距離看到了青江,距離真的超近,瞬間被那份美麗震驚到。

要不是後排的妹子尖叫,我可能都不會發現青江在往這邊走。

20夜坐在橫通,可以說是飯撒最足的了。

特別喜歡比哈特的物吉天使,各種飛吻的青江,看到了應援扇子歎氣走過的俱利。看著咻地跑過去前往側區的蜻蜓切。

看著不少妹子都拿到了飯撒wwww

21晝坐在二樓,還是近距離看到了青江。感覺跟青江真的特別有緣,各種被他的美貌折服。

這裡是天國.jpg

比小心心的青江真的超級超級超級棒!!

21夜坐在1.5正中間,大概是看所有飯撒最清楚的位置了吧?

第一次來到橫通的俱利被物吉攔下想搞好關係,最後就是俱利將物吉推開。

第二次來到橫通的俱利看著後面是石切丸便打算從左側通路下去,在看到了千子也要下去的時候他便停下了腳步打算讓千子。卻沒想到千子轉頭就往他這兒來,

沒興趣搞好關係,準備掉頭往後面走卻不料石切丸還在後面,前後夾擊!!俱利大危機!!

不行了財木怎麼那麼可愛我要瘋了!!!!!!!

 

最後是,這次的戰利品吧


這次刷了四場的票子(五張中有一張是男票的)




热度(54)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