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千曲川バナナ十一月02

“那麼請允許我們耽誤前輩一點時間,”

整個走廊充滿了火藥味,但是這火藥卻也無法引爆任何事物,站在最前面的是CHIN和涉谷及仍舊被涉谷勾著的宇佐木,後面則是明里,一一和剛才才抵達現場的西野。

不用放開那位前輩沒有關係嗎?

悄聲詢問道的西野還不是很清楚為什麼深海樂團的宇佐木會被涉谷抱著。

嗯…我們家孩子好像超喜歡這位前輩來著的嘛,所以就~

這是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索性就隨便糊弄過去的一一。

“能就臨時取消live的事情解釋一下嗎?”

“你先把宇佐木放開。”

哇好一個挾持人質的現場啊,這臨場感真不是蓋的。

“一一你是來吐槽的嗎!!”

涉谷終於是忍無可忍,在放開了宇佐木之後立刻又是對一一來上一拳,抱著肚子哀號蹲地上的一一...



注意到的時候,早就被雨淋濕了。

全身十年濕粘的感覺現在也無心管這些,世界崩壞后什麼也不想管,倘若心中的傷痛能夠隨著雨水一起被沖走那也不錯,只是那一幕不管怎麼做都揮不掉,

不是第一次被拒絕,也不算是第一次失戀,可是心還是好痛,痛得不行。

想要回到‘城堡’里,想要把剛才的忘掉,可是自己卻連這種事情都做不到。

要是那個人回頭看自己一眼的話,是不是就不一樣了,

只要回頭看自己一眼也好…

“CHIN…?”

是誰呢?

如果是那個人就好了,如果那個人真的過來了就好了,

“你在哭嗎…?”

哭?

自己在哭?

為了那個人哭?

心的確是疼得不行但是也沒有疼到要為那個人哭泣的程度才對。又不是第一次失戀…又不是第一次失戀…

“你家在哪裡?我先送你...

千曲川バナナ排練4

不是不喜歡那個人,

只是害怕再一次被拒絕。


見到了Olivine這一事,CHIN沒有和雙胞胎說。她對於那個男人什麼也不想多說,可以的話能夠不再見面也好。

只要他一句拒絕,自己可能就再也承受不了。

好不容易才維持住沒有崩裂的世界,已經傳來了霹靂的聲響,又要開始崩壞了…

因為剛表演結束所以下一次的排練定在了三天后,排練的內容歌曲也都已經發到了手機上。

還好今天不用去…

不止是慶幸自己不用去排練,還慶幸自己現在是住在外面,不是和自己的哥哥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不管自己怎麼隱藏,哥哥一定會察覺到的…

然後將那個人痛揍一頓,再和自己一起把這個世界粘合起來。

不,現在不是想這...

我只是想要見她,

想要告訴她,

自己的想法。


那種玩笑般的話,當初為何要說出口。


那個人,一定還在哭泣著。


真是個該死的夢,Olivine醒來只有這麼一個想法。自從上次追著那個看上去像是那個人的女性后幾乎每天都做了同樣的夢。

真是糟糕透了,

不管從哪一方面來說。

從清醒的那一刻起心情就簡直糟糕透頂,到了現在居然還要面對早上洗自己的內褲這種事…

簡直不想多說話。


一個人住在獨居公寓并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情,稍微看點書拿點獎學金,找一份不算太辛苦也不會礙到上課和排練的打工,還是能夠應付房租的。

‘今天要來排練哦~這...

千曲川バナナ排練03

其實,並不是很討厭眼前這個男人。

CHIN再一次將視線移到一一身上后又一次內心給這個男人定位,

至少在有些時候他還是很有團長樣子的,有些時候。

至少在第一次表演之後他還是很盡責地召開了檢討會,“接下來我們簡單地做一個檢討會…大家對於這一次的表演各自有什麼不滿的地方嗎?”

“我先說我先說——”

還沒有從表演中的亢奮情緒走出來的涉谷舉手等著一一的許可,“小草莓說吧,”

“我覺得啊~第一次的大家都特別棒!啊,但是我覺得自己的表現還稍微差點下次會努力的啦~不過啊,一一你要是敢對粉絲的女孩子大出手我一定會剪掉你的下面的~”

“別用那麼歡快的語氣說出那麼可怕的話好嗎?!下一個,西野!”

還...

千曲川バナナ排練02

和以往一樣照常的排練,到了的成員開始練習唯獨缺少了擊鼓聲,即便說這位鼓手在不在都沒有太大的差別,不過成員沒有到齊的排練果然還是讓人心有介懷,

終於在第三次三人練完曲子后在小歇片刻的時候CHIN終於還是開口了,

“團長怎麼到現在都還沒有來?”

“說不定昨晚和女人什麼的來了幾發吧~”話中明顯是開玩笑的意思,撥弄著琴弦的涉谷笑看著掛在墻上的時間,他們的鼓手兼團長已經快要遲到半個小時了,

“說起來要是真的是因為女人而遲到的話,CHIN醬我記得你劍道也不錯對吧?”

“還算可以吧,至少修理團長是足夠的。”

樂團里的兩位女孩笑著說著可怕的話,西野在內心祈禱著不要發生命案的同時也希望一一不是真的因...

軟綿綿的被子…

暖呼呼的…

真想一輩子都黏在被子上…


“YUKI,YUKI起床了早餐做好了,”

不想起來…再粘一會兒…

再五分鐘,

自己好像是這麼說的,

對方在聽到自己這麼說之後搖晃自己的動作也就停止了,

太好了…又可以繼續粘著被子了…

暖呼呼,軟綿綿的被子…

好棒…乾脆嫁給被子…

“yumi,yuki的那份早餐雖然有點浪費但是扔掉吧,他說他不吃了以後只要給他吐司邊就行了,”

“哇呜~这样呀,正好我不爱吃边呢。那CHIN快点过来吃吧~咖啡也煮好了~”

…..嫁給被子什麼的,還是算了…吧

“不等等!我的…早餐…!”

轟轟轟,一路拖著被子來到了餐廳,在...

‘もう、あいたいなー/依然,想再見面啊——


ここから見えるのは/從這裡看得見的是


とても遠い僕ら/相隔很遠的我們


過去にも未来にもみえた/在過去在未來都看得見了…’


看了一眼時間,決定將剛才的練習作為今天最後的練習收尾。“第一天也不用特別練習到很晚啦,差不多也是吃晚餐的時候了,”

“也是呢,收一收準備找家店吃飯吧,啊當然是算在團長的賬上哦,”

“等等?!我是打算這麼做但是讓我來說會比較有團長的威嚴吧!?”

“…一一你要有威嚴很難吧,”

“讚成一票,”

“讚成兩票。”

“真是夠了!?”


背著吉他...

千曲川バナナ排練01

背著吉他再一次來到排練的地方已經是第一次集合的兩天后了,因為是第一次的排練所以盡可能還是配合大家都有空的時間,

雙胞胎在看到自己背著吉他出門的時候也多少露出了吃驚的表情,他們最後一次看到自己背著吉他也是自己離開那裡之前的事了,

 ‘CHIN也加入樂團了?’

‘這件事情我們會先對他保密的~’

到底對誰保密,想也知道。

“抱歉,我來遲了。”

CHIN到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到了,調整貝斯的涉谷見到了CHIN馬上站起來,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沒關係哦~又沒有遲到,”

“…前輩你的胸頂到我了,”

“等等這是什麼這裡是天國嗎你們兩個不要動讓我拍張照片——”

啊,沒救了,這個樂團...

“CHIN醬有沒有興趣加入樂團?”

翻書的唦啦聲停了下來,面對突然丟向自己的問題感到茫然,“前輩怎麼突然這麼說?”

抬頭不解地看著坐在自己對面椅子上的,曾經的高中社團前輩,現在的大學前輩——涉谷小草莓,

“以前不是一起參加過社團嗎?那個時候你擔任的是吉他不是嗎?”

確實有這麼一回事,兩個人都曾經在同一所高中的某個音樂社團,也以此契機而認識。

“嗯…”

“剛好認識的人的樂團差吉他和主唱,你過來的話我們就只差主唱了。”

合上書本稍作思考后,“我知道了,請帶我去看看。”

“太好了!那麼我現在就聯絡那個人,”

“麻煩你了,在那之前可以先告訴我一下對方是什麼樣的人嗎?“...


我关注的人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