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注意到的時候,早就被雨淋濕了。

全身十年濕粘的感覺現在也無心管這些,世界崩壞后什麼也不想管,倘若心中的傷痛能夠隨著雨水一起被沖走那也不錯,只是那一幕不管怎麼做都揮不掉,

不是第一次被拒絕,也不算是第一次失戀,可是心還是好痛,痛得不行。

想要回到‘城堡’里,想要把剛才的忘掉,可是自己卻連這種事情都做不到。

要是那個人回頭看自己一眼的話,是不是就不一樣了,

只要回頭看自己一眼也好…

“CHIN…?”

是誰呢?

如果是那個人就好了,如果那個人真的過來了就好了,

“你在哭嗎…?”

哭?

自己在哭?

為了那個人哭?

心的確是疼得不行但是也沒有疼到要為那個人哭泣的程度才對。又不是第一次失戀…又不是第一次失戀…

“你家在哪裡?我先送你...

千曲川バナナ排練4

不是不喜歡那個人,

只是害怕再一次被拒絕。


見到了Olivine這一事,CHIN沒有和雙胞胎說。她對於那個男人什麼也不想多說,可以的話能夠不再見面也好。

只要他一句拒絕,自己可能就再也承受不了。

好不容易才維持住沒有崩裂的世界,已經傳來了霹靂的聲響,又要開始崩壞了…

因為剛表演結束所以下一次的排練定在了三天后,排練的內容歌曲也都已經發到了手機上。

還好今天不用去…

不止是慶幸自己不用去排練,還慶幸自己現在是住在外面,不是和自己的哥哥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不管自己怎麼隱藏,哥哥一定會察覺到的…

然後將那個人痛揍一頓,再和自己一起把這個世界粘合起來。

不,現在不是想這...

我只是想要見她,

想要告訴她,

自己的想法。


那種玩笑般的話,當初為何要說出口。


那個人,一定還在哭泣著。


真是個該死的夢,Olivine醒來只有這麼一個想法。自從上次追著那個看上去像是那個人的女性后幾乎每天都做了同樣的夢。

真是糟糕透了,

不管從哪一方面來說。

從清醒的那一刻起心情就簡直糟糕透頂,到了現在居然還要面對早上洗自己的內褲這種事…

簡直不想多說話。


一個人住在獨居公寓并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情,稍微看點書拿點獎學金,找一份不算太辛苦也不會礙到上課和排練的打工,還是能夠應付房租的。

‘今天要來排練哦~這...

千曲川バナナ排練03

其實,並不是很討厭眼前這個男人。

CHIN再一次將視線移到一一身上后又一次內心給這個男人定位,

至少在有些時候他還是很有團長樣子的,有些時候。

至少在第一次表演之後他還是很盡責地召開了檢討會,“接下來我們簡單地做一個檢討會…大家對於這一次的表演各自有什麼不滿的地方嗎?”

“我先說我先說——”

還沒有從表演中的亢奮情緒走出來的涉谷舉手等著一一的許可,“小草莓說吧,”

“我覺得啊~第一次的大家都特別棒!啊,但是我覺得自己的表現還稍微差點下次會努力的啦~不過啊,一一你要是敢對粉絲的女孩子大出手我一定會剪掉你的下面的~”

“別用那麼歡快的語氣說出那麼可怕的話好嗎?!下一個,西野!”

還...

‘もう、あいたいなー/依然,想再見面啊——


ここから見えるのは/從這裡看得見的是


とても遠い僕ら/相隔很遠的我們


過去にも未来にもみえた/在過去在未來都看得見了…’


看了一眼時間,決定將剛才的練習作為今天最後的練習收尾。“第一天也不用特別練習到很晚啦,差不多也是吃晚餐的時候了,”

“也是呢,收一收準備找家店吃飯吧,啊當然是算在團長的賬上哦,”

“等等?!我是打算這麼做但是讓我來說會比較有團長的威嚴吧!?”

“…一一你要有威嚴很難吧,”

“讚成一票,”

“讚成兩票。”

“真是夠了!?”


背著吉他...

手上拿著的傳單對別人來說不過就只是一張簡單的樂隊招人宣傳單,但是對這個光是走路就能引起別人矚目的青年而言,卻意義重大。

如果面試成功…

如果後來這個樂團的知名度響亮起來的話…

那麼說不定就能夠…

不能否認心中的這點期待很大,走路的步伐都似乎變得有些輕快,按照宣傳單上的資訊來到了報名教室,也不過就只是這一段時間暫時的報名地點罷了,倒是不在意這種事情的青年剛拉開門要走進去,

嗙!

一聲不響卻也不輕,足以讓呆在教室里的兩個人抬起頭注視來人,

“…痛,為什麼門框總是這麼矮啊…”

“………”

“………”

“我是來應征樂團的,是你們在招募…”

話,還沒有說完,準確來說是當青年將視線從...

我关注的人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