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千曲川バナナ排練02

和以往一樣照常的排練,到了的成員開始練習唯獨缺少了擊鼓聲,即便說這位鼓手在不在都沒有太大的差別,不過成員沒有到齊的排練果然還是讓人心有介懷,

終於在第三次三人練完曲子后在小歇片刻的時候CHIN終於還是開口了,

“團長怎麼到現在都還沒有來?”

“說不定昨晚和女人什麼的來了幾發吧~”話中明顯是開玩笑的意思,撥弄著琴弦的涉谷笑看著掛在墻上的時間,他們的鼓手兼團長已經快要遲到半個小時了,

“說起來要是真的是因為女人而遲到的話,CHIN醬我記得你劍道也不錯對吧?”

“還算可以吧,至少修理團長是足夠的。”

樂團里的兩位女孩笑著說著可怕的話,西野在內心祈禱著不要發生命案的同時也希望一一不是真的因...

軟綿綿的被子…

暖呼呼的…

真想一輩子都黏在被子上…


“YUKI,YUKI起床了早餐做好了,”

不想起來…再粘一會兒…

再五分鐘,

自己好像是這麼說的,

對方在聽到自己這麼說之後搖晃自己的動作也就停止了,

太好了…又可以繼續粘著被子了…

暖呼呼,軟綿綿的被子…

好棒…乾脆嫁給被子…

“yumi,yuki的那份早餐雖然有點浪費但是扔掉吧,他說他不吃了以後只要給他吐司邊就行了,”

“哇呜~这样呀,正好我不爱吃边呢。那CHIN快点过来吃吧~咖啡也煮好了~”

…..嫁給被子什麼的,還是算了…吧

“不等等!我的…早餐…!”

轟轟轟,一路拖著被子來到了餐廳,在...

‘もう、あいたいなー/依然,想再見面啊——


ここから見えるのは/從這裡看得見的是


とても遠い僕ら/相隔很遠的我們


過去にも未来にもみえた/在過去在未來都看得見了…’


看了一眼時間,決定將剛才的練習作為今天最後的練習收尾。“第一天也不用特別練習到很晚啦,差不多也是吃晚餐的時候了,”

“也是呢,收一收準備找家店吃飯吧,啊當然是算在團長的賬上哦,”

“等等?!我是打算這麼做但是讓我來說會比較有團長的威嚴吧!?”

“…一一你要有威嚴很難吧,”

“讚成一票,”

“讚成兩票。”

“真是夠了!?”


背著吉他...

千曲川バナナ排練01

背著吉他再一次來到排練的地方已經是第一次集合的兩天后了,因為是第一次的排練所以盡可能還是配合大家都有空的時間,

雙胞胎在看到自己背著吉他出門的時候也多少露出了吃驚的表情,他們最後一次看到自己背著吉他也是自己離開那裡之前的事了,

 ‘CHIN也加入樂團了?’

‘這件事情我們會先對他保密的~’

到底對誰保密,想也知道。

“抱歉,我來遲了。”

CHIN到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到了,調整貝斯的涉谷見到了CHIN馬上站起來,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沒關係哦~又沒有遲到,”

“…前輩你的胸頂到我了,”

“等等這是什麼這裡是天國嗎你們兩個不要動讓我拍張照片——”

啊,沒救了,這個樂團...

“CHIN醬有沒有興趣加入樂團?”

翻書的唦啦聲停了下來,面對突然丟向自己的問題感到茫然,“前輩怎麼突然這麼說?”

抬頭不解地看著坐在自己對面椅子上的,曾經的高中社團前輩,現在的大學前輩——涉谷小草莓,

“以前不是一起參加過社團嗎?那個時候你擔任的是吉他不是嗎?”

確實有這麼一回事,兩個人都曾經在同一所高中的某個音樂社團,也以此契機而認識。

“嗯…”

“剛好認識的人的樂團差吉他和主唱,你過來的話我們就只差主唱了。”

合上書本稍作思考后,“我知道了,請帶我去看看。”

“太好了!那麼我現在就聯絡那個人,”

“麻煩你了,在那之前可以先告訴我一下對方是什麼樣的人嗎?“...


手上拿著的傳單對別人來說不過就只是一張簡單的樂隊招人宣傳單,但是對這個光是走路就能引起別人矚目的青年而言,卻意義重大。

如果面試成功…

如果後來這個樂團的知名度響亮起來的話…

那麼說不定就能夠…

不能否認心中的這點期待很大,走路的步伐都似乎變得有些輕快,按照宣傳單上的資訊來到了報名教室,也不過就只是這一段時間暫時的報名地點罷了,倒是不在意這種事情的青年剛拉開門要走進去,

嗙!

一聲不響卻也不輕,足以讓呆在教室里的兩個人抬起頭注視來人,

“…痛,為什麼門框總是這麼矮啊…”

“………”

“………”

“我是來應征樂團的,是你們在招募…”

話,還沒有說完,準確來說是當青年將視線從...

我关注的人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