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刀亂神官處02

刀亂神官處——茶會

本文以第一視角呈現

※請和《Sterben》分開看待


燭臺切光忠主審:Sterben

 

 

來到這里,已經有好幾天了。好像陸陸續續來了不少人,不過正式見面今天還是第一次。

下午2點的茶會,算是一次正式的會議。規定上不能帶自己的近侍一起參加這一點稍微有點麻煩…

光忠他比我善於交談,比我更擅長應付這樣子的場合。

如果光忠和我一起參加的話,大概氣氛會更好吧。

“好啦好啦,又在想什麼了呢?”

放下了梳子的光忠又讓我對著鏡子照了照,明明打扮什麼的也只有他看了會感到開心而已,

“哈啊…”

“在擔心茶會嗎?”

“有點。”

要擔心什麼,其實也沒有什麼要擔心的。即便接下來的6年要和那麼多人一起相處,也不一定就會和他們扯上關係。

“你不用太擔心,一定能夠和他們好好相處的。我會在樓梯這邊等你結束后迎接你的,”

什麼迎接啦,

“那是什麼啊…”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哦,在樓梯迎接你進房之後聽你說茶會上說了什麼,”

這隻是單純的報告吧…

“當然不是報告,只是想聽你說而已。”

哈啊…

“畢竟這一次茶會不能讓我也一起參加我總覺得我會Sterben成分不足死掉。”

…...還是不做評價好了。

“距離茶會開始還有一段時間,先來換穿衣服吧?”

…??

…….??

為什麼要突然換穿衣服?

“這一次茶會算是正式的會議了,不能再穿得跟參加葬禮一樣。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

…所以到現在光忠還是很介意我穿得跟參加葬禮一樣嘛…

站起身后先去拉上了窗簾的他,讓這間房間和陽光隔絕了。從衣櫃當中拿出了至今都沒有穿過的衣服款式,按照光忠的說法是所謂的哥特…哥特什麼來著,不是很清楚只要光忠覺得好看就行了。

不然會被一直念說穿得跟葬禮一樣…

 

“那麼茶會加油咯,”

“嗯…”

這個會議,真的有必要加油嗎…

而且到底要在哪一方面加油才行。

 

並不算是太早到會議室,在我之前就有幾個人到了,盡可能地不要太引人矚目而選擇了距離首席,又不是末席這種吸引人目光的位置,至少這裡就不用太注意他人的眼光了…

應該是這樣子的。

只不過…這裡應該是12位審神者才是,到現在為止只來了10位,記得好像是這兒的負責人的千芥子也還沒有來。坐在首席上的記得是…那一天尖叫的那一位?

會議已經開始了,到場的審神者只有10位。我旁邊的位置是空著的…

剛這麼想完,就有一人偷偷溜了進來,坐在了末席上。這一位好像…

“狐之助應該也通知過大家了,”

狐之助的通知,那個小東西除了第一天有見到之外,我就再也沒有看到過了…通知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說起來…

光忠之前說過有通知來著,確實記得是什麼不需要太在意的事情所以我就…啊,原來已經通知過了呢。

“由於政府的調配安排,千芥子小姐被調派到另外的部門工作,所以政府委派在下接替了千芥子小姐的職位。其實只是比各位高半級,所以也不用太在意,只需把在下當作為政府傳話的就可以。”

…才剛開始就換人接替職位嗎…

雖然不管誰在上面指揮都無所謂就是了…

“神官的主要職責是…”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感覺一直有人盯著我看…

應該,是我的錯覺才是。

 

“大家就按照入住的房間號開始自我介紹一下吧,雖然只是走個形式,但是也有必要了解一下自己的同僚。”

……光忠所說的加油,就是指這件事情吧。

應該就是指這一件事情了吧。

除了這件事真的想不到其他還需要加油的事了…

“大家好,在下是接替千芥子職位的,名叫藤本焰。大家可以只稱呼焰…”

每一個人的自我介紹似乎都很長,但是我自己能說的…也並不多了。

不過多多少少聽得出並非是日本的口音在裡面,這一次政府算是召集了世界各地的審神者前來嗎…

205,輪到自己了。
“205的Sterben,來自暗黑本丸,近侍是光忠。
只要是任務和命令我都服從,剩下的...沒什麼好說的了,還請各位多指教。” 

實際上真的沒有什麼好說的,如果這個茶會能夠和光忠一起來的話,他大概能夠說很多話吧…

盡可能地低調,盡可能地不要惹事…

哈啊…

“…雖然小女子不才,以後還請多多指教。”

……好長。

真的好長…

報上興趣愛好是不是會比較好…但是興趣愛好什麼的…大家的興趣又都不一樣,能夠有一樣興趣的人…也不一定在……

果然還是光忠在就好了。

坐在我左手邊的女孩子站了起來,本來以為也會和前面一個女孩子一樣會說很長一段,“各位好,我是彌生。”噗嗤地,似乎是因為忘詞而臉紅,還挺…可愛的?

這一種女孩子確實各種意義上都很可愛的。

“玖冴寺伊月,加州清光的主審。有實戰和收集情報的經驗,近戰和遠程我都可以配合…”

………

真的,不是我的錯覺。

這個人一直在盯著我看的樣子,身上並沒有散發出過多的黑色氣息,並不像是我的同類,卻又有哪裡是一樣的…

“…愛好的話大概是修理吧,無論是電熱水器還是人體。有什麼需要的話儘管使喚就行了…”

修理,人體…

修理,人體……

這個男人很危險,這個男人很危險…哪一天被抓去肢解都有可能,不能靠近他,不能靠近他。

不然會被抓去做實驗的…

“這樣吧,既然茶會結束了,大家一起去蕎麥麵館會餐好不好?”

……不好,不好,不好不好。

其他人說出來也就算了為什麼偏偏是肢解男提出了這個提議。可是大家都想去的樣子,只有我一個人不參加的話…又顯得特別突兀…

果然如果光忠也能一起去就好了…

哈啊…


热度(9)

  1. 刀剑乱舞神官处真琴makoto 转载了此文字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