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刀亂神官處——日常·女僕日

※請將本篇與《Sterben》分開看待。

※很想開車但是又不是很想開車的我【被揍

※光忠的小光忠♂一定很(ry


Sterben的審神者亂舞台詞請走:

http://makoto-makoto.lofter.com/post/4049d1_a8b0c9e


刀亂神官處——日常

 

本文以第一視角呈現

 

燭臺切光忠主審:Sterben

 

該慶幸刀劍男士在幼體化之後沒有什麼太多的問題,雖然說解剖狂人也說過不會有副作用,但是我還是有一點擔心光忠的狀況。

不過太好了,

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除了現在放在我們床上的這件,來歷不明的黑白女僕裝。

這是怎麼一回事…

剛洗完澡出來就看到這件衣服,而我的光忠卻不知道跑到了哪裡去。是新的睡衣嗎…看起來也不是…

總而言之先換上之前的睡衣再說吧。

啪嗒,

是房門打開的聲音。

端著熱牛奶回來的光忠在看到我從浴室出來之後先是將熱牛奶放在了旁邊而後走到我的身後抱住了我。

“嗯,果然Sterben很香呢,”

“在說什麼呢,我們用的是一樣的沐浴乳。”

真是的,這個男人到底在說什麼呢。

不過我并討厭每次洗完澡之後都被他從背後抱住,這種被他包裹住的溫暖總讓自己覺得很舒服。

“是嘛,不過還是你本來的味道很好聞呢。”

“哈啊…所以光忠,這套衣服是怎麼回事?”

不管怎麼說,都實在是讓人在意了。

埋在我肩膀的光忠稍微抬起頭看了一下自己放著的那件衣服,“嗯,是的呢,是大家一致決定的內容。”

“決定?”

“前幾天不是我們變小了嘛,所以希望Sterben來安慰我幼小的心靈…什麼的。”

歎了氣的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也不知道到底是討論了什麼而得出這個結論的,

“我就先問一下,提出意見的人是?”

“嗯?是紫陽小姐家的一期一振哦。”

“是嘛…”

“所以明天得麻煩你穿著這個,來當我的一日女僕咯。”

一日女僕嗎…

也並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服侍你嗎?”

“嗯…差不多吧?我看這一套裙子也不是太短剛好適合你,和平時穿的長度差不多,而且這樣子和我也很搭吧?”

平日就穿著酷似執事裝的光忠,和明天將穿上光忠準備的女僕裝的我。

從視覺上來說確實很搭配。

“如果不想穿的話也沒有關係,畢竟換上女僕裝的你我希望只有我一個人看呢。”

“那麼我就拍照到時候給長谷部他們看吧。”

背後傳來了什麼嘀咕聲,哈啊,這個男人也真是的,明明相當帥氣卻在這種事情上較真呢。

“才不要給長谷部他們看呢,這可是我的專屬福利。”

……

“福利這個詞你是從哪裡學來的?”

“嗯?啊啊,這個你就不用太在意了。”

不,很在意啊,相當在意。

 

但是還是算了,不去管了。

 

今天是為了慰勞一度幼體化的近侍而臨時決定的女僕日,光忠所準備的好像是所謂比較傳統類型的,裙子也和平時的一樣長都是過膝那種,也是,要是突然要我露出大腿那種,別說是光忠了,我自己都會拒絕的。

袖子也是長袖,除了要穿吊帶襪和頭上戴著髮飾之外其他也沒有什麼太奇怪。

換完衣服之後首先還是先給光忠看一下,單手托著下巴的他似乎在思考什麼,是不太適合嗎?

我出聲叫了叫他的名字,

“嗯?啊!很好看呢一不小心就看得入迷了。先站著不要動哦,”

拿起了手機開始不斷拍照的光忠,這個男人又是在做什麼,為什麼給你的手機你是拿來做這種事情啊,

“稍微轉側面一點,嗯,對對,差不多就這樣子暫時不要動哦,”

“有必要拍那麼多張嗎?”

抱怨歸抱怨,但是我還是乖乖地稍微轉了一下,將側面對向了光忠。

“當然,畢竟只有這一天會穿的話當然要留作紀念,順帶到時候回去故作無意之間讓長谷部他們看見照片什麼的,”

…啊,總覺得之後會有一場戰爭在等著呢。

那個時候不管發生什麼我都不會幫你的啊,光忠。畢竟是你故意要這麼做的,

所以明明是個帥氣的男人,怎麼老是在意這種事情呢。

“啊,還有還有,”

又想起了什麼事情而走到了我身邊一手摟著我的腰,為了讓他自己也進入鏡頭裡面而稍微彎下腰的光忠將手機對準了我們兩個人,“怎麼可以忘記合照呢~”

啊…你開心就好,真的。

 

“那…我先去泡茶了,”

“麻煩你咯,”

稍微提了一下裙子確認就算不將其提起來我也不會踩到而跌倒后,我又再度放下裙子走了出去。

不過說到泡茶,來到茶室的我才突然想起來前一個禮拜雖然大部分的家事是我在做,不過給光忠泡茶這還是第一次…畢竟那個狀態的光忠最好還是別喝茶而我本來也不是常喝茶都是光忠他們泡給我的時候才喝…

要是泡的沒有光忠泡的好喝該怎麼辦…

盯著茶壺還有茶杯以及裝滿了茶葉的茶葉罐子的我,陷入了沉思。

這個時候果然還是泡紅茶會比較好吧,

平時喝的都是紅茶所以應該這個就沒問題了吧,

是不是應該還要準備一小杯的牛奶會比較好?

咔嗒,咔嗒,

有什麼人也走進了茶室,雖然刻意放輕了腳步聲但是或許是被我嚇到了所以有那麼小小的一聲倒吸氣,

回過頭的我所看到的是,身穿著和我不一樣風格,但是的確算是女僕裝的藤本小姐。她的算是露出度比較高的,而且佩戴的髮飾也和我不一樣,這個確實算是…貓耳朵吧,脖子上的,是項圈吧?雖然我也有佩戴著類似的,但是我的也只是單純的蕾絲邊造型而已。

藤本小姐也是意外的很大膽的類型呢。

“早上好,藤本小姐。這套衣服很適合你呢。”

確實很適合,也很好看。

“早……早安!S醬也很漂亮,”

摸了摸自己鼻子的藤本小姐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事,不過看上去好像沒有什麼大礙的樣子。

“藤本小姐也是來泡茶的嗎?”

“算,算是吧?”

走到我旁邊的藤本小姐利索地開始泡茶了,不過,泡茶的話我或許也不用那麼糾結?如果不好喝的話到時候跟光忠道歉就可以了,

這麼想著的我也開始手上的動作。

“熬夜弄得早上起來的時候很疲累,想喝點茶提神。”

我記得…藤本小姐確實…

不過還是不要深究會比較好,

說起來,既然藤本小姐也穿著女僕裝就表示其他人也應該差不多都是這個樣子。

應該就和光忠說的是一樣的,

所有審神者在今天都應該是換裝了的。

 

還沒敲門麻煩光忠開門就看到他已經先從裡面打開門了,“我在想Sterben也差不多要回來了,辛苦你了。”

接過我端著的托盤后光忠首先就是打量托盤上的東西,一壺剛煮好的熱紅茶,一小杯的牛奶,還有兩個茶杯,還有一些小點心。

“光是用看的就感覺很棒呢,那麼趕快來喝喝看吧,”

“應該沒有光忠泡的好喝,”

光忠只是安靜地將茶壺里的紅茶倒入杯子當中,接著是牛奶,並不想否認,但是這個人只是站在那裡不發一言地做著這些動作都讓人感到很帥氣,小抿一口紅茶的光忠看向了我,他的金色還是那麼得溫柔,“很好喝哦,我嘗出了Sterben的愛意哦。”

“那是什麼啊…”

除了總是說一些讓人搞不懂的肉麻話之外,這個人確實挺好的。

 

穿著女僕裝行動並沒有什麼不方便,而且比起其他人的衣服我的真的算是相當保守風格的了。

不過看到這麼多人穿著女僕裝在屋子里四處走動總是讓人想到那個什麼…那個有一次長谷部他們在電視上看到的那個,

女僕咖啡廳?之類的。

不過風格差異似乎也有一點太大了。

“光是看著就很養眼,以後要不要這種衣服也多買幾件呢?”

做完了一天的工作,在房間裡總結今日的工作報告,坐在床邊翻著書的光忠突然這麼說道讓我有一點不太適應,他是真的喜歡上這種服飾了嗎?

“很中意這種嗎?”

被我這麼反問道的光忠卻是立刻就否定了,“並不是中意衣服哦,雖然人靠衣裝但是這些衣服是因為穿的人是Sterben所以才好看哦。”

哈啊…

這個男人又來了,又在說一些讓人感到意義不明卻會臉紅心跳的話。

“這些衣服如果不是穿在Sterben身上的話,對我來說是一點意義也沒有的。”

“有時候真是不知道你為什麼能夠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出這種讓人害羞的話。”

用手遮住自己的臉,有一點沒有辦法直視自家近侍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光忠甚是認真地看著我,“我可是非常認真的哦,”

“哈啊…知道了,你很認真。”

也就只有你會這麼認真地說出這種肉麻的情話了。

說起來,還有一件事情沒有向光忠確認,

“說起來光忠,”

“嗯?”

“今天這樣子,你還滿意嗎?”

讓我穿著女僕裝在神官處待了一天,還拍了一堆的照片,像一個女僕一樣做一些事情,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滿意不滿意。

光忠大概是沒有想到我會問這種問題吧,有一些愣住的他沒有立刻回答我的問題。但是也沒有過幾秒,他放下了手中的書本后走向了我,彎下身子后將我抱了起來再度回到床上,

“光忠?”

“很滿意哦,非常滿意。Sterben願意穿上女僕裝,還服侍了我一整天。倒是Sterben沒有覺得不開心嗎?”

不開心?

還真是一個奇怪的問題。

為什麼我會覺得不開心。

真是不明白為什麼光忠會說出這種問題,“怎麼會?偶爾像這樣子服侍一下你什麼的,我覺得還不錯。”

聽到了我的回答的光忠低下頭親吻了我一下后又很快就分開了,“工作都做完了嗎?”

“嗯,”

“那麼,我親愛的女僕小姐你願意在這一天的最後再服侍我一下嗎?”

金黃色的獨眼帶著笑意,這個男人的眼裡充滿了所謂的獸慾卻不會讓人感到討厭,將我的手放在了他那略微鼓起的地方,

光忠不會強迫我,

只不過…

“當然可以啊,我親愛的,光忠主人。”

热度(25)

  1. 刀剑乱舞神官处在當騎空士哦 转载了此文字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